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销案例 > 正文

因为传销失去了性命,因为传销坐进了大牢

作者:中国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来源:原创 日期:2017/6/2 13:31:51 人气:173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石油生活城,一个有上百栋楼的住宅小区。石油城西侧,一大片石榴园。2017年2月17日5点多,有群众报警,说在石榴园附近发现一名男子倒在路边,看上去好像没气儿了。

路边男尸

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车站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时,120救护车已经先一步到达。医护人员证实,地上这名男子已经死亡。打眼一看,这名男子背部、胸部有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分局刑侦大队孙晓卫大队长带着法医、技术员和侦查员也赶来了。

现场南边四五十米远有三户农家老宅。在农村,村民搬进了楼房后,这样老旧的平房就没人住了。民警发现,东边、中间两户的门上着锁,而西边农户的房门却敞开着。走进去一看,房间里扔着些旧拖鞋之类的生活垃圾,显然有不少人住过。可是,房子里却没有床,只是地上扔了几块床板。这个地方属于行者街办小寨村西河组,房东是个六十来岁的老汉。民警找到老汉,把他吓了一跳。他说,年前,有个自称 “赵建军”的甘肃人来找他,说要租他的房子。这么荒僻的地方,有人竟然会来租房子,这跟天上掉馅饼有啥区别?老汉乐得哪还顾得上管人家租房子干啥!他家里一共三间老房,说好一月房租一千元。他也没留赵建军的身份证复印件,就手机里存了个赵建军的手机号。

勘查现场时,技术员在地上找到了一张2月12日从安徽省明光市到西安的火车票,车票上显示的乘车人名叫“卞阳”。通过身份信息,关联出他的手机号。调查发现,卞阳2月12日到达西安后,打了几个电话,手机就关机了。民警证实他就是死者。

经查,卞阳时年36岁,安徽省明光市人。他是一名电焊工,多年来一直辗转于全国各地的建筑工地,在北京、郑州和石家庄都呆过。2012年,卞阳离了婚,六岁的女儿留在老家,由爷爷、奶奶带着。年前,卞阳刚刚失业。家人说,春节过后,卞阳在网上看到一条招聘电焊工的信息,人家承诺的待遇不错。2月12日,卞阳来到了工地所在的西安市临潼区。

案发当天,卞阳的手机再次使用。从10时23分到14时21分,一共打出了15个电话,分别打给其父母、哥哥、姐姐、姐夫,以及他最要好的几个朋友。经了解,卞阳打电话的内容都是借钱。

他说,他在外面骑电动车,不小心把人给撞了,人家摔伤了头部,现在急需一笔钱,给人家做开颅手术。接到他的电话后,卞阳的家人很紧张。他们在一起商量,一致认为卞阳是被传销团伙控制住了,是别人利用他向家里骗钱。既然是诈骗,识破了,谁还会上当呢?家人牵挂卞阳,电话再打回去,手机却关机了。家人怎么也没料到,弄不到钱,人家会要了卞阳的命。

小寨村有个老太太,孙子在附近的小学上一年级。每天下午四点,孙子放学,她得骑电动车过去接一趟。这天,临近四点,她骑着电动自行车往学校赶时,看到有五六个小伙子从石榴园旁那排平房往大路这边跑,其中有人身上还背着一个人。民警走访时,老太太说她当时急着去接孙子,也没停下来看仔细。

从尸体处向东50米远,路北有个加油站。调取加油站的监控可以看到,老太太骑着电动车自西向东经过之后两分钟,六名男子也顺着同样方向跑了过去。为掌握这几个人的去向,专案组当即抽调20多名侦查员,一路调取了上百个监控。民警发现,这六名男子顺加油站东侧那条南北向的路,拐上了行者一号路,然后又向东跑。在石油城门口,他们两人一组,分别挤上了三辆等候在那里的电动自行车。这伙人一气儿跑到了五六公里外的芷阳村西庵组。和小寨村西河组情况相似,民警也找到了一处看上去刚刚人去屋空的老宅院。房主五十来岁,见警察找上门来,一脸的惶恐:“我那个老庄子没住人,有人要租,一个月给三百元,我就同意了。租房那人跟我年纪差不多,说是叫个‘刘国柱’,我连他个电话都没留呀。”房主说,听口音,刘国柱是个河南人。

从房间里留下的一些生活垃圾中,民警们尽可能地搜寻着各种有价值的破案信息。在一只丢弃的空烟盒上,技术员提取到一枚指纹,比中了一名嫌疑人。

传销内幕

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到了传销团伙,都不再叫名字,而是称“张老板”、“李老板”和“王老板”。而且,他们本来可能根本不姓张、不姓李,也不姓王,像在演戏一样。只有高层的人知道低层的人来历,低层的人对高层的人都是一无所知。传销团伙一般分为四个层面:总经理、经理、主任和老板。像卞阳这样新来的人,就属于“老板”,是最低一层。

赵建军属于主任一级,负责临潼这个团伙的日常事务。他的上线经理自称刘婷,是个49岁的山东女人。过去,他们团伙在南昌的时候,刘婷是他的主任。从主任升为经理,就好比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苦日子就算熬到了头。刘婷平时不来临潼,只是每个月发工资时来一次。来了,也就给大家讲讲课,当天就走。到了这个级别,人家可就体面了,飞机来、飞机去,到他们这儿来,也得打个像样的网约车。总之,经理一来,气场十足。她不光是“老板”们的楷模,也是大、小主任们的榜样。

刘婷把工资发到赵建军手上,赵建军再往下发。团伙人员中,工资分为两级:赵建军是大主任,还有一个小主任,就是刘国柱。两个主任,一个月的工资一人280元;其他 “老板”们,每人一月140元。

作为主任,赵建军当然还有别的来路。比如,他租房子,刘婷给的住宿费,一个月最低是5000元。以他管的临潼这俩窝点来说,小寨村西河组那一月房租1000元;芷阳村西庵组房一月房租300元。显然,从住宿费用上,每个月赵建军都有赚头。另外,和所有传销团伙一样,从吃喝方面,赵建军也是能省尽量省,以不饿死人为原则,营养根本谈不上。

传销团伙的收入,来自“传”与“销”。传,就是拉人头。人来了,就得买东西。对于旧人来说,是销;对于新人呢,就是买,得自己掏腰包。至于传销人员卖的东西,五花八门,什么都可能。但是,若问他们见过产品没有?压根儿就没有。赵建军他们这个团伙,对内声称卖的是天津一家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产品。这家公司就是通过直销卖自己的产品,可以在网上查到。

赵建军团伙“销售”的这种化妆品,一套3900元。它的分成是这样的:老人儿李四带来的新人每买一套产品,刘婷要给赵建军提成1050元。这1050元中,李四可以提成一半;剩下的525元,要由大主任赵建军、小主任刘国柱以及当初拉李四入伙的张三再均分。这3900元中,刘婷又能得到多少呢?后来,刘婷归案后,民警得知,卖出一套“产品”,她能提成280元。剩下的钱,刨去团伙的生活成本外,她得一分不少地上交“总经理”。总经理自称也姓刘,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四川德阳人。刘婷与这位刘总只见过一面,刘总看上去保养得很好。如果说刘婷勉强算个中产阶级,那么刘总一看就是个“成功人士”。这一点,从他的衣着、行为举止的每一个细节,都能够感受到。刘总召见时,刘婷刚刚由主任升为经理不久。而在以前,一个主任是完全没可能见到总经理的。这次见面,刘总请她在一个海鲜餐厅吃了顿饭。饭桌上,刘总给了她一张手机卡,让她用这张卡跟他单线联系,要随时保持畅通。这种手机卡是网上卖的黑卡,没有实名登记。后来,刘婷发现,刘总的手机号会经常更换。刘总随时可以找到她,而她这个下线却经常联系不上人家。

传销团伙要生存下去,就得不断拉来新人。和别的同行办法差不多,赵建军他们拉人的路数,也无非这样几板斧:一是让团伙成员在网上加好友,哄骗年轻人前来会网友。一般来说,咬上这种鱼饵的,年轻男子居多;另外,就是骗熟人来旅游。为什么把传销窝点放在临潼?临潼有兵马俑、华清池,名气大嘛。第三板斧就是发布虚假的招聘信息。比如,酒楼招厨师、服务员、建筑公司招聘电焊工、挖掘机司机等。卞阳是电焊工,属于需要被严加看管的新人。

一口四川话的魏姐专门负责上网发布假招聘信息。魏姐虽然只是个普通的“老板”,却比别人更有地位。平时,魏姐负责买菜、做饭,虽然她只能买最便宜的大路菜,甚至还会去捡别人丢弃的烂菜叶儿回来,但毕竟她的手上可以有一点经济支配权;作为资深人士,她还常给初来乍到的新成员讲讲课,为大家打打鸡血,这让文化程度并不高的魏姐,能够享受到学生对老师的才会有的那份尊重。她还能受命去网吧发布假招聘信息,也充分说明,主任对她是格外信任的。

当然,魏姐也照样没有行动自由,不管买菜,还是上网吧,她身边也都会跟着人。比如,上网吧时,她的身边就常跟着她的“小主任”刘国柱。刘国柱也没有自由。团伙坐租来的中巴车前往衡阳的路上,刘国柱下车尿了一泡,走得稍远了一点,一回来就遭到赵建军的当众训斥:“你都当主任了,怎么还不懂规矩?”吓得刘国柱赶紧赔不是。

下手重了

“明天,你让人把这个新来的送走。”2月11日晚,赵建军跟他的手下刘国柱这样交代:“先把家搬了,再动手。”

赵建军说的那个新来的,就是卞阳。说起来,这个卞阳让赵建国已经十分恼火。这家伙挺鬼,来的时候,身上居然就没搜出几个钱。他说,他是来挣钱的,身上没带钱。按传销团伙的规矩,新人来了,虽然行动受限制,却一定在团伙里受到优待。大家吃得都很简单,但给新人,却会特殊照顾;别人总得干些活儿,可新人什么都不用干,大家会把他们侍候得十分周到。怕人跑了,所以晚上不让他们到外面上厕所。卞阳的便桶都是别人提进、提出。白天,团伙采用车轮战,给新人洗脑。团队里各种人五人六,都会粉墨登场,从不同角度给新人分析加入团队后会有怎样的远大前程。头四天算一个“疗程”,一般来说,谁也经不起这样软磨硬骗。不就是花几个钱吗?甭管什么产品,都得买上一套、两套,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可是,这个卞阳却是个舍命不舍财的,大伙儿磨破嘴,他一句也听不进去,一套产品也不打算买。凭经验,赵建军知道,这样的人是留不住的,所以,他吩咐刘国柱把人送走。

当然,传销团伙好不容易骗来的人,不会随随便便让你走的。走之前,一顿饱打是免不了的。打人不是为了出气,主要还是为了弄钱。在新人来到后的五至七天内,必须买十套产品,才能放他走。传销就是老鼠会,最怕警察找上门。所以,收拾卞阳之前,赵建军吩咐手下,把家从小寨村先搬到芷阳村。

刘国柱挑了五名年轻力壮的打手,由他们给卞阳“上刑”。打手中有个本名叫姜马棚的货,脑子本来就少根筋,骨子里就有暴力倾向,他甚至能发明出一些折磨人的办法来。在他非人的折腾下,打了15个电话都没要来钱的卞阳终于交代,支付宝里还存有8100元。就在咽气之前,卞阳将这笔钱转入姜马棚的支付宝上。

虽然人不在窝点,但刘婷对窝点发生什么事都知道。每天上午十点和晚上十点,赵建军都要雷打不动地向这位上线汇报工作。这天,打手们失手把人打死之后,姜马棚马上跟赵建军作了汇报。赵建军也马上拨通刘婷的电话,跟她说了。只不过,他没敢说把人打死了,只说把人打重了。“赶快送医院!”刘婷当然不想惹上命案,可赵建军他们这会儿怎么可能再往医院送呢?骑电动车老太太看见背着人往外跑的那帮人,就是赵建军和五名打手。

逃到芷阳村,赵建军知道,警察很快就会追来。赵建军再次给刘婷汇报,说他们把人往路边一扔,看到120救护车把人拉上车,才跑的。听说他们想搬家,刘婷也猜到,这回事情肯定严重了。请示刘总之后,刘总拍板,搬到湖南衡阳去!

案发当天下午,赵建军、刘国柱等人率领一干手下,从西安三府湾汽车站,坐长途汽车先往洛阳跑;到了洛阳,他们没敢住店,又换车往驻马店跑。传销团伙都是集体行动,成员得互相监视。坐长途车,有诸多不便。他们中还有新入伙的成员,随时都会找机会跑掉,这就使长途搬迁变得更为艰难。到了驻马店,赵建军给刘婷汇报,打算包一辆车。 “这得多少钱?”刘婷有些作难,这样一笔额外开销,她得跟刘总汇报。“钱你不用管,我这儿有。”赵建军已经问过价钱,从驻马店包一辆能把18名团伙成员都装下的中巴车,得8000元。他早就盘算好,这笔钱就从姜马棚最后从卞阳支付宝里弄来那笔钱里支出。都是洗过脑的人,姜马棚把卞阳那儿弄来的钱一点没打埋伏,全都交给了赵建军。赵建军对上线也绝对忠诚,根本没打算给“组织上”添麻烦。

衡阳收网

根据赵建军的手机号,专案组还是很快确定了他的真实身份。他的本名叫杨建喜,陕西宝鸡人,2014年曾因搞传销非法拘禁他人,被江西南昌警方抓获,服刑9个月。刘国柱当然是也假名儿,他的本名儿叫贾延钢,河南南阳人。民警是从杨建喜的手机上关联出他的,经芷阳村西庵组的房东辨认,确定贾延钢就是化名刘国柱去租他房子的人。通过杨建喜的手机,专案组还关联出一对来自重庆的年轻夫妇来,怀疑他们也是团伙成员。另外,技术员从烟盒上提取到的那枚指纹,比中的人正是人称“魏姐”的税长英。46岁的税长英是四川宜宾人,2015年曾因传销被临潼分局秦陵派出所民警带回所里审查过,也因此留下了指纹信息。这五名嫌疑人被确定下来后,专案组将他们全部上网追逃。

2月20日上午10点,那对被监控的重庆夫妇中,丈夫有了酒店开房信息。专案组立即联系衡阳警方,衡阳市公安局珠晖分局广东路派出所民警马上赶到酒店抓人。结果发现,开房的人并非那个重庆小伙子,而是杨建喜。连着跑了三天,杨建喜觉得自己身上都要臭了。到了衡阳,将团伙成员分为三个窝点安置下来,他就赶快溜出来洗澡。团伙成员的身份证都在他手上掌握着,也怕自己会被警方盯上,他是用那个重庆小伙的身份证开的房。

中午12点,临潼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朱国峰、民警张小定坐上最近一班高铁,火速赶往衡阳;随后,第二批民警也坐下一班高铁赶去。在衡阳警方的大力配合下,这个团伙18名成员一个不少全部到案。经甄别,有三名受害人当天就获得了自由。

3月29日,临潼区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和非法拘禁罪”,对杨建喜、贾延钢及姜马棚等五名打手批准逮捕;以“非法拘禁罪”对税长英等八人批准逮捕。

虽然这是一个因传销引起的命案,但要追究这些人的传销罪却并不容易。法律规定,团伙必须30人以上,且到案的传销人员至少要有三个等级,才能追究传销罪。4月17日,杨建喜的上线儿、化名“刘婷”的山东德州人张桂岭被临潼警方刑事拘留,她的罪名也是“非法拘禁罪”

反传销咨询解救热线,韩老师:15066422523     孙老师:13712257511    李老师:15874871100

本网站提示:

传销的特征是,一,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二,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三,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禁止条例是2005年颁布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入刑是2009年,刑法224之一。法律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本文网址:https://www.fcx120.cn/chuanxiaoanli/850.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