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安徽传销 > 正文

小伙拒绝加入传销组织遭殴打身亡 七名嫌犯在合肥受审

编辑:中国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17/5/17 9:57:28 标签:

七名嫌犯陆续出庭受审。


新安晚报、安徽网讯 如果不是到合肥见女网友,刚从大学毕业的河北小伙杨明可能已经找到了一份安稳的工作,可能有一个贴心的女友,可能正在为未来打拼。但这所有的可能,在2016 年7 月15 日那天,全部化为泡影。那天,身陷传销组织的杨明被传销分子围殴身亡。死前,他经历了哪些?又如何陷入传销组织?随着昨天进行的一场庭审,谜底被一一揭开。


刚到合肥,手机钱包被没收


2016 年夏天,22 岁的杨明刚从北京一所本科院校毕业。那时,他正怀揣着梦想与激情,想寻找一份理想的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聊天软件中结识了一名叫冯程的女孩。18 岁的冯程聊天时乖巧可爱,和杨明相处得不错。冯程提出,希望杨明来合肥见她,一起玩玩。


杨明带着信任,买了南下合肥的火车票。却不知何故,他临走前告诉爸妈,称自己是去天津见一个网友。


7 月12 日,在合肥火车站,杨明见到了网友冯程,只见其身材纤瘦,长发柔顺,旁边还站着一边比冯程稍大两三岁的女性朋友欣如。杨明和冯程聊得很开心,后来跟着冯程和欣如一块来到力高共和城小区。冯程和欣如都住在这个小区里,而她们的“工作地点”也在这里。


当杨明踏进房间,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一间屋子里,摆设十分简陋,男男女女八九个人住在一起。很快,杨明发现现实中的冯程不像聊天软件中的那般活泼。当天,冯程提出想看一下杨明的手机,之后再也没有还给他。随后,杨明的钱包也被冯程拿走了。


拒入传销,他惨遭对方殴打


没多久,杨明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但此时已经无法脱身。这中间,冯程几乎再没露面。凌天,是传销窝点负责人,他安排辰南、小师和苏秦看管杨明,不让他离开。辰南不停地跟小杨聊天上课,对其洗脑。杨明发现这是一个传销窝点。他坚决不听从,不愿意加入。辰南上课时,杨明并不搭理,一直吵着要离开。


当天晚上,凌天气极败坏,出手“教育”了杨明,狠狠地扇了他几巴掌,“刚来的,给我低调一点。”在看管和上课过程中,杨明仍不配合,辰南有些恼了。他也动手教训了杨明,同样是重重地扇耳光。杨明被打得流鼻血。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师、苏秦、冯博先后打了杨明耳光,并用书本、钱包扇脸,还将杨明的头往墙上撞。有的巴掌直接打在杨明脸上,有的则被他用胳膊挡住了。几天来的洗脑、教训,杨明始


终没有屈服,他仍坚决不愿加入传销组织。凌天第二次动手时,是用脚猛踹杨明。这一次殴打过后,杨明出现了神志不清症状。不过,凌天没有点头,其他人不敢报警送医。


送医途中,生命却戛然而止


7 月15 日早晨,杨明全身发抖,四肢抽搐,手脚冰凉。“头一天睡觉前还好好的,早上看到他就跟发羊癫疯一样。”苏秦看到了这一幕。但即使这样,因为没有凌天允许,杨明依旧没能送医。


为了防止杨明咬舌自尽,他们用一块毛巾塞进了他嘴里,又按住了杨明的手,防止他乱抓身体。没多久,杨明的症状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愈加严重。凌天安排给杨明摁胸急救,在其头脸部敷上热毛巾。但这些没能阻止杨明身体状况恶化。终于,凌天点头同意送医。


苏秦背着杨明,辰南、小师跟后扶着,将他背下楼。由于苏秦背不动,几乎没有意识的杨明两次出现滑落。第一次滑落,辰南和小师没有扶住,杨明后脑勺着地。第二次滑落,几人已经到达小区北门附近。此时,背不动的苏秦再次歇了歇脚。辰南则拨打了120,他没有等救护车到来,便提前离开了现场。


就在苏秦等人搬运杨明过程中,一名准备上班的医生路过,看到眼前一幕,立即上前询问是否需要救助,却遭到拒绝。当杨明第二次滑落,医生还是上前帮忙,并采取心肺复苏。此时杨明瞳孔已经放大了。小师和苏秦告诉医生,杨明得了“癫痫”,但医生观察杨明症状,觉得不像,应该是贫血或失血过多造成的。


这次紧急施救,没能为杨明争取到最后的生机。当120 救护车赶到现场时,杨明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


接到市民报警,赶到现场的110 民警将小师和苏秦带回派出所。很快,其他几人相继落网。


七人受审,他父母请求重判


昨天,这起案件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检方起诉,2014 年5 月至2016 年4 月,凌天、辰南、小师、苏秦、冯博、欣如、冯程先后加入一个名为“黄氏顺心”的传销组织。该传销组织在长丰县双凤开发区力高共和城利用假身份证,租用多间民房充当活动场所。


案发时,冯博26 岁,年龄最大;冯程年龄最小,只有18 岁。他们来自河南、河北、山东、安庆等地。庭审中,辰南、小师、冯程等均称自己也是被骗进传销组织,出入也不自由,听从上级领导安排,手机只有在发展下线时才可以使用。冯程说她并不认识杨明,是冯博将一些人的号码交给她,让她一一联系,以“交朋友”“来玩”等名义,将他们骗来合肥,杨明便是其中之一。不过,冯程声称自己只知道杨明被拘禁,却不知被殴打甚至死亡。


经鉴定,杨明系因头面部受钝性外力作用导致脑干出血死亡。检方认为,被告人凌天、辰南、小师、苏秦、冯博非法拘禁他人,并在非法拘禁过程中使用暴力,导致他人死亡。被告人冯程、欣如将受害人杨明带至传销窝点交给他人非法拘禁。凌天等5 人的行为触犯刑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冯程和欣如的行为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身为家中独子,杨明离开家时还有说有笑,但仅仅几天后就离开了人世。这让他的父母无比悲痛。“我们要求从重从严判处,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7 人责任,他们是共同犯罪。”杨明父母聘请的代理律师徐应武说。


由于案情复杂,该案并未当庭宣判。(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中国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群号码:537779238 群号码:129823582

(一)韩老师QQ:331773098 微信号/手机号:15066422523微博:反传销韩雨

(二)孙老师QQ:83017627

微信号/手机号:13712257511新浪微博:Sa柔儿 中国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反传销,反传销咨询,反传销解救

中国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中国反传销网_反传销解救


    本文网址:https://www.fcx120.cn/nahuichuanxiao/822.html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