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关注 > 正文

王欣又创业,跟传销扯上关系了?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19-09-04T22:59:19 标签:

王欣的新生意是帮助100万人创业、解决1亿人创收,“欠王欣一个会员”的快播粉丝们又该激动了。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葛瑞

编辑:陈涧

前脚挑战腾讯失败,王欣后脚就选择了向阿里致敬。

8月29日,王欣旗下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因用户快速增长给后台造成压力,目前已将仍处内测期的灵鸽APP(以下简称灵鸽)暂时从应用市场下架。

灵鸽是王欣自出狱后开放上线的第二款产品,按照王欣的设想,“灵鸽要帮助至少100万创业合伙人,建立属于自己的虚拟公司,能解决至少1亿技能提供者的创收和就业。”

与年初发布的匿名社交APP马桶MT不同,灵鸽定位为连接人和技能服务的零工经济共享平台,并将时下热门的人工智能应用到其中,官方称其为下一个时代的风口,“服务领域的淘宝”

然而不管是此前的马桶MT还是更久之前的快播,王欣打磨的产品因“价值观”问题备受争议,灵鸽可能也面临同样的困境。

当“零工经济”遇上分销

灵鸽主打的“零工经济”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

2006年原《重庆晚报》记者朱明跃创办的猪八戒网,PC时代就已在经营这门生意:用户或企业在平台发布需求,平台将需求匹配给对应的服务提供者,服务人员接单完成服务,交易达成。

猪八戒网在此前曾对外称共计实现了超过10亿次用户商机匹配,1300万技能拥有者在猪八戒网上开店创业。目前猪八戒网正在接受上市辅导,或将申报科创板上市,业内人士称估值或超300亿。

与此同时,在灵鸽的宣传资料中,援引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2017》中的调查数据,称中国灵活用工市场在2015-2017年间平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0%,有望在2020年达到2万亿的规模。

由此可见,零工经济有着可观的市场规模。但对于新入局者,如何抢夺用户成为大问题。

完全脱胎于移动端的灵鸽,与猪八戒网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加入了语音识别和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的包装元素,涉及的服务种类也更加广泛。但最大的不同是,灵鸽将合伙人制度嫁接到零工经济领域。

▲灵鸽APP展示图,来自网络。

据官方资料介绍,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提交一份创业计划书,申请认证为灵鸽合伙人,成立属于自己的虚拟公司,随后便可以邀请有某种技能、可以提供服务的人加入公司。提交创业书的人为灵鸽合伙人,类似于公司创始人,使用创始人邀请码注册的用户相当于经理,经理再邀请注册的人则为公司的员工

依赖于这套分销体系的建设,创始人可以长期从其邀请的用户提供服务的收益中,获取相应佣金分成。目前灵鸽仍然在内测,但是官方已经建立近100个微信群,用于现阶段合伙人培训。

灵鸽采用的这种分销模式,虽然可以带来用户量的规模增长,但用户为赚取佣金而进行的自发传播式裂变,可能会与“传销”沾边。对此,灵鸽方面也称“我们很难去把控”。有网友甚至调侃,灵鸽为“东莞失足下岗女职工提供了再就业的机会”。

用户在灵鸽上发布需求和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如若监管不到位,则会引发一系列安全问题甚至灰色产业的诞生,进而给平台的发展带来不利影响,甚至是灭顶之灾。

越挫越勇的连续创业者

创业到死,没有什么好退休的,退休了又不好玩。”今年1月,王欣在接受《创业家》采访时这样说道。

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的王欣,因不喜欢国企的工作氛围,2002年在深圳开始第一次创业,当时主要做音乐交换软件。因技术上的天赋和对产品开发的独特见解,王欣颇受盛大陈天桥的赏识。

但在管理和市场经验上的不足,王欣第一次创业宣告失败。随即他北上加入盛大,参与“盛大盒子”的研发。因项目无疾而终,2007年王欣回到深圳,在一间仅有10平米的民房开始了第二次创业,把方向定为开发一款视频播放软件,后将其命名为“快播”。

搭上了P2P技术的快车, 2011年,快播已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而当时中国网民数量仅为5.38亿。

在快播蒙眼狂奔的同时,“盗版”和“色情”两个原罪如影随形。快播曾在2012年推出过不良信息举报系统,但未能从根本上封杀不良内容来源。为此王欣付出了代价:2016年9月,因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2018年初王欣出狱,好友何小鹏发微博称其 “思维完全和大家一起”,他们讨论了AI、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何小鹏“相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

▲去年2月,何小鹏分享其与王欣(中)见面的照片,图片来自新浪科技。

今年初,王欣发布匿名社交产品马桶MT,曾一度引起过轰动,但高呼“我们都欠王欣一个会员”的快播粉丝们,未能改变马桶MT折戟的事实,“归根结底还是产品本身的问题”。

人工智能技术近些年的发展,为各大内容平台及社交平台提供了预判风险的审核工具,极大规避了平台系统性风险的发生。对于标榜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其中的灵鸽,灰产的防范问题不难解决。

但是灵鸽能否成功,还要看其能否让用户的技能获得对等的收入,真正为用户解决问题,创造价值。

工商资料显示,灵鸽背后的公司主体为深圳灵鸽人工智能有限公司,由王欣的妻子彭鹏于2018年11月注册。“我司计划在未来十年逐步打造一个万物互联的共享经济服务平台,涵盖人们日常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灵鸽人工智能官网这样写道。

2018年9月,《新京报》报道称,王欣另一家公司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获得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及IDG资本3000万美元融资。而根据企查查显示,灵鸽人工智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000万美元,由Ringle HK Limited百分百控股。

想必在马桶MT遇挫后,投资人和王欣把全部的宝都押在了灵鸽人工智能这家公司上。曾经历过快播高光与暗影的王欣,灵鸽会是他下一段传奇故事的开始吗?

    王欣又创业,跟传销扯上关系了?:https://www.fcx120.cn/shehuiguanzhu/2917.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