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关注 > 正文

如何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中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19-11-29T11:13:55 标签:

如何理解把握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中的“组织者领导者”

袁骁乐 浙江震瓯诚鼎刑辩团高级顾问

【题注】虽然社会生活中,各类传销活动层出不穷,花样百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拉人头、收入门费”是其基本特征,因此对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中的客观行为要件的把握相对简单,但对何谓“组织者领导者”,则因其概念的外延边界不明,在司法实践中容易不当扩大,尤其是在一些跨区域的传销组织中,对在某一区域层级较高,但在整个传销组织中又只是中间层级的会员,能否认定为“组织领导者”并追究刑事责任,则不仅相关论述文章较少,在司法判例当中也鲜有涉及。故,笔者对此问题谈谈自己的认识,希望能引起司法机关的重视。

一、应正确理解“组织者领导者”的含义,避免不当扩大刑事打击面

传销组织中的人员大致可分为三类:组织者、领导者(包括积极协助组织领导者),积极参加者,一般参加者。但是不同于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打击对象限于组织者、领导者,而不处罚参加者。这是由于传销活动本质是一种层级性、金字塔式的诈骗活动,涉案人员多、等级复杂,传销组织中只有极少部分人员是受益者,其余绝大部分均是传销活动的受害者。如果不对组织领导者与其他参与者加以正确区分,就会造成打击面过大,不符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也不符合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基本要求。

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在解读2013年11月14日实施的两高一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时表示: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78条第2款关规定,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是指在传销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的发起人、决策人、操纵人,以及在传销活动中担负策划、指挥、布置、协调等重要职责,或者在传销活动实施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司法实践中反映上述规定比较原则,不易理解和把握。

为此,《意见》第二条第一款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作了具体规定,将其细化为五类人员:一是在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的人员,如在传销组织中负责发起、策划、操纵的“董事长”类人员。二是在传销活动中承担管理、协调等职责的人员,如具体负责传销活动整体开展的“总经理”类人员以及承担具体职责、组织开展传销业务的“部门主管”类人员。三是在传销活动中承担宣传、培训等职责的人员,如在传销组织中传授传销方法、灌输传销理念的“宣教”类人员。四是曾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一年以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行政处罚,又直接或者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十五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人员。主要考虑到这类犯罪分子屡教不改,受过处罚后继续重操旧业,主观恶性较大,有必要予以从严惩处。五是其他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起关键作用的人员,如在传销组织中承担资金结算、财务管理等其他重要职责,对传销活动实施起关键作用的人员。

在上述五类人员中,除第四种是基于主观恶性大而入罪,不要求具体实施组织领导行为以外,其余四种(以下简称“四类人员”)均是根据行为人在传销组织中的地位和职责进行界定。不难看出,这些人员,或者是对于传销活动的形成和发展起到策划、协调的核心作用,或者是基于分工或组织领导者授意而承担宣传、财务等重要职责,但无论如何,均是在整个金字塔型的传销组织中处于顶层或主导的位置,是人员或事务的管理者,同时也是受益者。如果传销组织在形成之初、规模尚小时被一网打尽,则对于组织领导者的认定一般没有争议,但如果遇到规模庞大、跨地域的传销组织,而各地公安机关又仅查处本地区的参与人员(以下简称地方小头目)时,能否套用组织领导者的概念,对在本地区传销活动中起到主要作用的人员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就不那么简单了

二、应根据不同传销组织结构的中间层级在整个传销组织当中的地位和作用进行缩限解释

以地域为由而一概排除地方小头目为组织领导者并不现实,但组织领导者与积极参与者之间需要划出一条界线。辩护人认为,在认定地方分支传销活动的组织领导者时,应当把握一个原则,即本罪重点打击的是传销组织的源头和真正受益者,对其他参与人员的入罪尺度应尽量收缩。基于这一原则,以下人员可认定为某一区域传销活动的组织领导者:1.受顶层组织领导者委派负责某一地区传销组织发展的人员;2.根据传销活动的规则,晋升为某一地区的总负责人(如区域经理等);3.有证据证明行为人在某一地区事实上起到人和事的管理作用,并与顶层(总部)人员形成沟通协调等有别于一般参与者的机制。而对于那些因参加时间较早、被蒙骗较深,自发形成的宣传推广团体中的主要人员,则不宜随意套用组织领导者的概念,扩大刑事打击范围,理由有下:

1、四类人员中的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的人员和承担管理、协调等职责的人员,以及对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起关键作用的人员,均是针对整个传销组织而言,这些人员是整个传销组织的主干和核心,是维持整个传销组织运转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实践中较大规模的传销组织还会存在由顶层组织领导者委派至各地发展分支机构的负责人,或者基于传销活动的规则,当下线发展至一定程度时,其在组织中的地位和管理权限能够提升,从而有别于一般积极参加者。除了以上委派或晋升的地方小头目外,还有一种情况,是在某一区域事实上成为传销人员和传销活动的管理者,并且这种管理权限得到顶层人员的默许,也就是说,这类地方小头目在事实上加入到管理者队伍当中从而与积极参与者区分开来,比如在授课人员的配备、办公场所的经费、宣传资料的获取等方面,得到顶层的支持,笔者称之为“中层管理者”。在这类传销组织当中,顶层的组织领导者与中层管理者之间的联络较为严密,往往借助于中层管理者来进一步发展会员,并给予中层管理者较多的管理权限和利益。

但不同的传销活动,其组织结构并不完全相类似,特别是在一些借助网络进行宣传推广的传销活动中,整个架构就是逐级接力,向下扩散,所有的宣传资料都公开发布在网站上,顶层组织者并不需要特定的中间层级人员帮助其进行宣传发展。那么,对于这类传销组织当中,因加入时间较早,而在某一区域内成为层级最高或接近最高的会员,他们因为受骗较深,觉得这套运作模式值得向亲戚朋友推广,慢慢自发形成一个圈子,通过口口相传方式拉拢人员、分享经验,与顶层人员之间没有意思联络,也不具有显著区别于积极参与者的特殊权限,这类人员,虽然因参与时间较早而有可能获利,但本质上仍属于积极参加者、传销活动的受害者,这类似于集资案件被害人有可能获利。将这类人员归于发起、策划、操纵、管理、协调人员显然并不妥当。

2、传销活动的金字塔型特征就意味着每一层级都会往下推广,也就是说,第一,以每个层级的一个成员为顶点(节点),这个金字塔可以拆分为非常多的小金字塔,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认为,每个小金字塔都属于一个传销组织,真正的传销组织就只有一个;第二,每个层级在传销活动的实施和传销组织的扩大中均起到重要作用,但不能因此而将每一个节点人员均认定为“起关键作用的人员”。如前所述,最高检在《意见》说明中,将“其他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起关键作用的人员”理解为“在传销组织中承担资金结算、财务管理等其他重要职责”的人员,就可以看出,关键作用是以承担的职责来界定,而不是以下线层级数或会员人数来界定

综上,地方小头目由于加入时间早,其下线层级或人数往往众多,但放在整个传销组织当中来看,其也仅是处于金字塔的中间位置;如果这些人员不属于前述第1点中所列的几种可概括为中间管理者从而纳入组织领导者的范围,仅仅是在宣传推广过程中行为相对积极一些、作用相对大一些,那么就不能人为地将整个传销组织按地域拆分为若干个“传销组织”,并将每个区域的这些“传销组织”分支中,层级较高者认定为“传销组织”的组织领导者。

总而言之,笔者认为,公安机关对于传销活动的查处,应当坚持以打击源头为首要目标,对于地方上的积极分子,不能因为查处难度大,就只把地方上的小头目抓起来定为组织领导者完事,在整个传销组织挖出之前,应慎重运用刑事手段,可以适用《禁止传销条例》对行为积极者予以行政规制,从而落实宽严相济的司法政策。

    如何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中的组织者和领导者:https://www.fcx120.cn/shehuiguanzhu/3338.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