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关注 > 正文

传销洗脑现场曝光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19-12-18T13:1:45 标签:

一群人围在一起

他们揭隐私、扮“妓女”,痛骂围攻同伴

这是在......干啥?

我说这是“培训班”的课程你敢信?

但它还真是个“培训班”

不过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培训班

只是披着培训班“外衣”的传销团伙

近日深圳警方破获首例

以“教练技术”为名通过非法有害培训

实施精神控制的新型传销案

涉案企业“深圳众鼎商学院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鼎商学院)通过借壳新三板上市扩大自身影响,打着从国外引入的教练技术体验式培训的旗号,假借提高企业管理人员的领导力与管理技术,吸引学员参加培训。传销团伙先以“给成功人士充电上课”吸引中小企业主与企业高管等群体,然后借助封闭的培训环境,通过痛骂围攻、团队裹挟、分享难以启齿的隐私等方式击垮学员意志,在学员丧失自尊自信,迫切需要证明自己的“改变”之际,又立马诱骗蛊惑学员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以“证明”自身价值。

小祥(化名)是这起案件的受害人之一

他向记者讲叙了自己在培训班的经历

曝光了这一新传销套路

第一阶段:全面调查学员背景,甚至问到性生活

为提高自己的经营能力,自营一家企业的小祥已经报名参加了五六个培训班,他想通过这些培训班,增加自己的经营管理能力、领导力。

“当时因为自己的学习欲望也很强,二话没说就把钱直接给了。”

在一次培训中相识的同桌推荐下,小祥抱着学习的心态,一次性缴纳四万五的学费,进入众鼎商学院学习。

报名后,小祥按照要求填写了一份调查问卷,将自己的家庭生活、教育程度、企业经营等各类信息汇报上去。

小祥向南都记者回忆,在某阶段的学习中,“导师”甚至问到自己的性生活。无孔不入的不合理调查,成为众鼎商学院控制学员的工具。

在“唤醒”阶段为期四天的培训中,“导师”以所谓的“九点领导力”为中心,从承诺、负责任、信任、感召等角度开展课程。利用看似正能量的课程,“导师”慢慢引导学员走进自己的套路。

为了控制学员的情绪,在这里上课的人被要求与所有人分享自己的人生中的“错误”与“伤痛”,配以悲情的音乐,加上“导师”自行杜撰的所谓教程,放大学员的情绪,控制教学进展。据该案嫌疑人屈某介绍,在众鼎商学院的营销策略中,第一阶段的学习相当于“介绍”,以吸引学员进入二阶段学习,而第二阶段则变成带有控制性的强化训练。

记者调查发现,这个打着商学院名义的企业,抓住在一线城市的高压下,许多高管需要不断充实自己、以争上游的需求,将中小企业主与企业高管作为最主要的套现目标。

为了诱导这类成功人士加入,众鼎商学院把“教练技术”二次包装,对外宣传为“企业家360”课程培训,对不明真相的学员通过各种手段进行精神控制,使他们落入所谓“培训”的迷魂阵。甚至许多学员拉完人头,仍然没有意识到早已被传销控制欺骗。

第二阶段:当众痛斥谩骂“就像被审讯”,

要求女性“扮妓女”

进入课程的第二阶段后

“否定自我” “谩骂侮辱”

“诋毁攻击”成为课程常态

记者从受害者处了解到,这些原本抱着提升领导力、经营管理能力的学员,被安排在特殊的马蹄形教室里,座位紧凑拥挤,一扇窗户也没有的房间里充斥着巨大的音响声。

此外,为了防止上课时录音录像,学员上课前被要求上交手机,营造了令人感到恐惧和不安的氛围。

所谓的培训课程十分紧凑,有时会在封闭空间中持续上课至凌晨。结束后学员也无法回家,直接在学院所在的酒店入住,第二天继续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一天也睡不了几个小时,人也是蒙的,就像被审讯一样。”

小祥回忆,二阶段课程刚开始时,“导师”不会现身,而是躲在一边观察学员情况。找准合适时机后,“导师”就会冲进教室大发雷霆,抓住学员说话、上厕所等问题破口大骂。为了实现“蜕变”,学员上台分享自己隐秘的经历,揭露自己的“丑陋”面貌是必不可少的环节。针对学员分享的故事,“导师”煽动、逼迫其他学员对其痛斥侮辱,并将辱骂攻击当作帮助学员认清自我的方式。

“‘导师’带着麦克风,教室有个大音响,她一说话声音就很震撼。很容易被她骂蒙,有受不了的就哭。”被骂哭的学员不少,让小祥印象深刻的一位同班学员,甚至在课堂上被逼迫承认自己有小三。“开始他不承认,整个团队就围上去攻击,甚至动手打人。”

“因为我们也骂不出口,团队里的人就说我们很自私。” 小祥说。针对一些置身事外、不愿参与的学员,“导师”就会用“自私”“没有担当”等言语攻击,使之成为众矢之的。学员反抗,同样会被整个团队围攻。

团队裹挟成为培训中拖住学员的伎俩——

学员从第二阶段起就被几人分为一小组,小组以下还有被称为“死党”的两人搭档。针对要“下车”的学员,“导师”利用所谓的团队意识胁迫学员留下。这种团队建设,通过每阶段的学习,潜移默化地扎根于学员脑中。

“死党”基本要求由异性组成,“导师”要求“死党”之间完全信任,能分享最为隐私的故事,又相互牵制。当有学员生出离开与退出的念头时,“导师”不会亲自出面解决,而是通过班级、小组、死党等成员,以“集体荣誉”等为由,对学员施加“团体压力”,迫使学员留下。这种团队式裹挟,在三阶段的“拉人头”中同样有着极重要的作用。

在一个名为“角色反串”的培训课程中,学员要将自己扮演为不同的人设与形象:有洁癖的学员被要求扮演“乞丐”,保守矜持的女性扮演“妓女”等。

第二阶段是课程体系中冲突最为激烈的环节

该案犯罪嫌疑人查某告诉记者

在他接手众鼎商学院的危机公关工作时

曾处理过四例事件

均是经第二阶段后

学员出现精神异常等情况

第三阶段:“拉人头”数量成重点考核指标,学员被迫垫钱代缴他人学费

然而,不论是前两阶段如何开展

这类非法培训的唯一目标

就是“拉人头”非法敛财

众鼎商学院把学员成功拉人头的数目

当作评判学员的唯一标准

记者了解到,众鼎商学院将第三阶段近100天培训分为首周末、中周末、尾周末三部分。

培训首周末,团队的总教练再次将学员分组,配“死党”,学员列出各方面的培训计划,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制定“感召”目标。

同时,有钱有人脉的学员往往要承担更高的感召数目,一旦制定的目标太低,会被“导师”等人强迫提高拉人头的数量。在“教练技术”行业内,“感召”对象被称为“海星”,实际上,就是被发展的下线,被敛财的对象。众鼎商学院声称,“感召”成绩最好的团队,将会奖励团队免费出国旅游,并授予冠军团队、钻石团队等荣誉称号。

小祥向记者回忆,他所在班级是当期培训的冠军班,他还当上了班长。然而,在“拉人头”的压力下,小祥身边的亲友、下属或公司合作伙伴“无一幸免”。为完成任务,他打遍了手机里的电话号码,妻子也曾劝阻,但对当时已深陷其中的小祥来说却毫无用处。此外,他还被迫自掏腰包,陆续向众鼎商学院缴纳70余万元。

“我开始是定一个‘拉人头’的目标,后来被加到了三个。”小祥介绍,他最终被迫完成了7个人的“拉人头”任务,其中就有他自己出钱,让公司员工或供应商免费培训才凑上的名额。

辱骂尾随、电话骚扰、短信轰炸、围公司、拉横幅……针对“拉人头”时不愿妥协的学员,“总教练”、“教练”、“助教”等角色又会煽动团队成员采取各种骚扰、威胁等方式胁迫其继续“拉人头”。

记者了解到,有受害人由于受到“助教”每5分钟一次的电话追问与辱骂,反骂了“助教”,当晚,他的工厂就被一百多名学员包围;还有受害人受不了逼迫,在自己的住所小区“裸奔”。

落网:借壳新三板上市学员学费是唯一收入,20人涉6个罪名

作为该行业内唯一上市企业

众鼎商学院一直将自己标榜为

国内“教练技术”行业的领军者

并制作公司内刊记录展示学员感悟

据了解——

“教练技术”最早由汇才人力技术(深圳)有限公司引进国内,该公司在2007年因偷税漏税违法行为被查处关闭,此后,因高额利润回报,原汇才公司的“导师”与学员争相复制“汇才”模式,众鼎商学院就是其中的典型,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和总裁薛某顺,及企业高管或“导师”,多为原汇才公司的“导师”或学员。

为扩大公司影响力,2018年初,该案嫌疑人薛某顺通过全资收购的方式控股了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借壳新三板上市公司包装自己,并在其微信公众号上推送虚假广告,诱导学员参加培训。

而发展下线、“拉人头”缴纳高额学费,是众鼎商学院敛财的唯一来源。该企业要求学员以缴纳培训费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

该案嫌疑人薛某顺交代,该企业中90%的学员是通过老学员“感召”而来。

据了解,通过学员“拉人头”的传销方式,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众鼎商学院合计收取培训费约1.54亿元,其中退款约3.06千万,公司实现净收益约1.23亿元。

结合前期调查情况,深圳警方对“深圳众鼎商学院”的违法行为实施立案侦查,成功抓获涉案人员85名,查封“深圳众鼎商学院”近30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冻结公司涉案银行账户资金2700余万元。

目前,薛某顺等20人分别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强迫交易罪、虚假广告宣传罪、寻衅滋事罪、非法经营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等6个罪名,被移送审查起诉。

该案系国内破获的首例以“教练技术”为名通过非法有害培训实施精神控制的新型传销案。

据办案民警介绍,“教练技术”培训的宣传理念迎合了大众需求,该行业内企业的经营场所一般设置在大型写字楼,又拥有看似完善的规章制度,借此营造出正规公司的假象,导致多数人无法辨别真伪。

来源:封面新闻

    传销洗脑现场曝光:https://www.fcx120.cn/shehuiguanzhu/3418.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