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关注 > 正文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20-04-22T13:40:1 人气:3 标签:

近3000人慕“名”而来,只为向一“老中医”求药,一次次隔空问诊后得到的都是一堆毫无疗效的假药。殊不知,“老中医”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个庞大的诈骗团伙。

记者日前从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检察院了解到,被告人罗某等人已被依法提起公诉。本案涉案犯罪嫌疑人近20人,涉案被害人近3000人,诈骗金额600余万元。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

网页弹出的广告

2019年10月的一天,受害人阳某某在家里用电脑上网时,弹出一则介绍“千年传承”药品的广告。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

点开后,对方声称要了解详细情况需加微信,阳某某便随手添加了弹出来的微信号(xgh6622)。加上微信后,看到对方名字叫做“许国怀”。

“许国怀”自称已从事男性病治疗40年,治好了很多病人,对这个病很拿手,并介绍说这个药品可以用在脚上和腰上,能够除湿排毒,疗效“你懂的”,一套只需要998元,30天就能见效。

想到不用吃药,几贴药剂便能缓解自己近来身体的不适,阳某某当时就有些心动,便决定先买一疗程试试。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

“许国怀”又说:“现在买药的人比较多,需要先付100元定金,才能帮他预约排队,炮制用药时间需要1至2天,收到货之后,再付剩下的尾款898元给快递公司。”

付完100元定金后,阳某某的药如期发货了。收到药后,阳某某又在“许国怀”的指导下使用,但并没有什么效果。

虽说998元钱不算太多,可这药贴贴上没感觉到一点变化和效果。当阳某某再跟对方联系时,对方的言辞还是继续推销药品,这时他才觉得不太对劲,感觉自己的钱打了水漂。

本想悄悄地咽下这口气算了,可没想到的是,警察却主动找到了他。原来,网上的小广告不仅吸引了他,也吸引了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的民警。

子虚乌有的“老中医”

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侦查,警方发现微信号为“许国怀”的有很多,而且不论添加了哪个,对方说辞都很统一,而且最终都能把谈话的重点落在几款同样的药品上,比如“千年传承”“黑皮套”“固本养肾汤”“草本泥膏”等,都说是“独家偏方”。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

在接下来的侦查过程中,民警有了更为惊人的发现。

原来,压根儿就没什么妙手回春的老中医,就连“许国怀”这个人都纯属虚构,这也更加坚定了民警之前的判断,这些人极有可能是一个专业的诈骗团伙。

那么这个团伙究竟藏匿何处?

警方跟踪了快递物流。从反映的情况来看,该团伙应该藏匿在广州,且绝大多数的资金打到了一个姓罗的个人银行账户。

为了揭开这个团伙的神秘面纱,万柏林分局成立了专案组,派专人前往广州进行实地侦查,于2019年10月31日在广州抓获涉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罗某等人。

随着罗某等人的落网及审讯工作的不断深入,这个诈骗团伙的盖子也被逐渐揭开。

职责分明的团伙

警方发现,该团伙已经实现了公司化运作,作案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罗某担任公司法人,负责运营管理,购置电脑、手机等工具,为团伙成员注册微信,统一使用虚拟的微信昵称“许国怀”及头像,提供专门的“话术”模版,并与快递签订代收货款合同;

——由郑某(在逃)负责在网络上发布治疗各种男性疾病的广告,诱骗被害人添加微信号;

——由团伙成员以虚构的中医世家传承人“许国怀”本人或其学生名义,使用微信或电话的方式对被害人进行“问诊”,取得被害人的信任,后诱骗被害人高价购买不具有药品功效的产品;通过微信红包、银行转账等方式收取产品定金,再将被害人信息、购买情况录入其公司内部系统,使用快递公司发货,采取货到付款的形式诈骗被害人财物;

——另一团伙成员负责公司“A9”系统业绩统计、发货对账、库房管理等行政工作。

固定“话术”的套路

在公安机关对该起案件侦查期间,11月中旬,万柏林区检察院及时指派员额检察官提前介入、引导侦查。

经过对21本厚约200页案卷的认真、详细审查,检察官以起诉指控犯罪的标准全面完善了证据材料,与公安侦查人员共同完成了全链条犯罪的证据固定。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

“这个公司所有的人冒充的都是那个子虚乌有的许国怀老中医,而所有跟客户的聊天记录都是公司提供的固定‘话术’。”负责办理此案的检察官周静向记者介绍道。

“老师今日问诊开始,有任何男性问题请讲”“可有出现腰膝酸软,乏力盗汗,心烦易怒,手脚冰凉等情况?”“你自己的身体要重视,老师稍后会把调理方案发给你”……在简单询问受害人情况后,嫌疑人便开始推销产品。

针对一些尖锐的问题,比如定金不想交、质疑定金、担心效果等,他们也有相对应“话术”模版:“相互信任是第一步,如果一分钱的诚意金不愿意支付,老师担心配方被浪费”“老师80高龄了,在乎的不是你的钱,在乎的是效果、是口碑。”

“该公司销售的药品,从外观来看,个个包装都很是精美,这些药品都是出自广州当地的民间小作坊,虽说没什么害人伤人的成分在其中,但其价值和价格的悬殊实在令人震惊。”周静介绍说。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

现已依法审查查明,2019年5月至10月30日期间,被告人罗某、郑某在广州成立“传媒公司”,后网罗大批人员,进行专门的“话术”培训,利用网络电信,捏造“老中医”、“名医”身份,假称有所谓的“补肾帖”等中药,向社会大面积传播,诱骗以老年人为主的人群,骗取货款后据为己有,被害人达3000人,诈骗金额600余万元。

现罗某等15人已被依法提起公诉,案件仍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来源:法制日报

    “老中医”隔空治病实为诈骗团伙 3000人被骗了不少钱:https://www.fcx120.cn/shehuiguanzhu/3772.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