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涉嫌传销 > 正文

我在保险公司做数据 爸妈说我入传销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19-07-08T9:6:55 标签:

我在保险公司做数据,爸妈说我入传销 | “我有一个朋友”故事系列

在众人仰望、高大上的金融圈里,保险是个另类的存在。

“保险都是骗人的”这句话,相信不少人在坊间都有听闻。

在“我有一个朋友故事系列”里,纵使学历好、品貌端正、收入优秀的大好青年,得到某保险公司的工作时,也少不了被家里人痛心疾首地轰炸一番,以为入了不太“光彩”的行业。

每年的7月8日,是全国保险公众宣传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更是15次提及保险。究竟何为“保险”真面目?

借此机会,《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保险行业不同工作性质的从业者,让我们放下成见、立场,听听新保险时代里他们的职业故事。

我在保险公司做数据,爸妈却说我入传销

——“我有一个朋友”故事系列

若以派系作比,国字头险企如同少林,恢宏大气,沉稳敦厚;民资险企宛若唐门,擅使暗活,老辣绵长;外资险企神似明教,学贯中西,华洋混一。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金融业被科技劈头盖脸一顿砸。颠覆之下,互联网保险公司、保险里的计算机技术工种应运而生,在保险江湖里自成一派。

“傲慢与偏见”

王恒,是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的数据智能中心算法高级专家,这个职业今年4月1日人社部才“官宣”认可,数字化管理师、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等都在新加的13个职业之中。

具体是干嘛的?通俗点讲,就是搞大数据的,保险行业里的IT精英。

但关于他的职业,王恒也遭遇过不少“傲慢与偏见”。

“爸爸、妈妈、亲戚、朋友曾经说保险骗人。”说完,王恒就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大家觉得保险公司工作氛围打鸡血,专从身边人赚起,好似传销。

随后王恒话锋一转,表示这是受十年前的刻板印象影响,“现在情况好多了,其实大家对保险的认识已有一些改观。我有亲戚得重病以后,身边人也会主动去寻求一些保险配置,大家也理解了保险的作用”。

作为众多程序员中的一份子,我们不能免俗地讨论到了近期关于“996”工作制的话题。“其实,这代表的是一个企业的态度——要形式上的996还是更关心产出。”稍加思考后,王恒一字一顿地说出了他的想法。

“这个工作,想的时间比你在跑程序的时间更多。是坐在工位上想,还是走在路上,或者是在家里沙发、浴缸里想,没有一个时间和空间的限制。‘996’如果只是强制员工在公司,其实对我们这行来说意义不大。一个人或者比较放松的状态下,更利于思考。所以如果你把这部分时间也算工作时间的话,我们也远远超过‘996’。”

再者是薪资“傲慢”。互联网与金融是长期高薪行业排行榜上的冠亚军,而王恒的工作两者兼而有之。那这类工作是否如传说中的“月薪逼近五万元”?

(图表来源:boss直聘)

王恒听完摇了摇头表示,“我们团队的中位数是达不到这个数字的。”

他解释道,虽然“码农”有很多细分工种,但同样资历的人工资差别不大。如果一直做重复性劳动、可替代性高的话,不管是数据分析,还是开发,工资都是不高的。

“中位数没有,那还是有不少人有的吧?”对于记者的这一问题,王恒笑着做了肯定。

“理智与情感”

“这是一项严密、理性的艺术。”这是王恒对于自己职业的概论。

众所周知,保险是一门十分依赖于数据的行业,产品模型失去数据寸步难行。而互联网大数据做得还不止这些,还有很多事需要数据帮助决策。

王恒向记者举例道,“比如接触用户的阶段——向哪些用户推销保险产品才能有更高的转化率,根据算法精准投放;用户进来后需要核保,哪些人要承保、哪些人风险太高不承保,这也要由数据帮助决策;风控要确认这个人是不是骗保的,也需要数据来决定;某个业务长期亏损,那我要把它砍掉还是继续,这是一个公司战略层面的决策,也需要数据来帮助。”

然而,有很多人不理解,现在所谓大数据的技术应用,与以前反欺诈等也要用数据来做决策有何不同。

对于这点误解,王恒显得格外“纠结”,“互联网保险业务是从长尾需求起步的,这个需求本身就是动态和非常细分的”。

他说道,“以旅游意外险为例,传统保险公司仅有一种旅游意外险,但我们的思路是要保障用户最需要的内容,所以要区分东南亚旅游意外险、香港旅游意外险、境内旅游意外险,把产品和责任切得更细。而细分场景下如何制定费率、如何精准获客,背后都是由数据驱动的。”

谈到工作中的高光时刻,他认为是数据驱动决策。当真的用数据协助做出决策的时候,算是一个高光时刻。

作为一名程序员,王恒认为对编程的感觉跟小时候玩积木差不多:玩积木是堆高楼,现在编程是堆一个有功能的东西,本质上都是一种逻辑的表达,“这块放在哪里、可以让这个很稳,我觉得我们这群人喜欢搭乐高的比例肯定是很高的”。

此外,王恒还有一些记者听起来有点“新奇”,但非常符合“职业性格”的浪漫——给女朋友送机器人(15.670, 0.00, 0.00%)

“给女朋友送礼物,至少送个机器人,或者家里入一套智能家居系统,这种就比较有用。”王恒对此津津乐道,认为十分实用。

大数据信仰≠大数据量崇拜

王恒给自己的职业路径规划是:码农——数据分析——数据产品/大产品经理——创业。

他很佩服那种有产品眼光的数据分析师。“有一种把解读数据与(行业)大环境相结合的能力。”他表示,如果仅仅是大数据分析,更像是搬砖,但那些有战略眼光的人是能够解释数据,能从细微数据里面去发现问题,甚至能够作出预测。

另外,他觉得行业有一个需要正视的偏差:大数据信仰并不能和对大数据量的崇拜划上等号。

王恒指出,一些年轻同学在选择工作时认为10亿级用户的公司才算是有大数据的地方。“但不是一定要有大数据量的地方才能做大数据,关键在于数据对决策的影响有多大”。

一些同学会觉得有个计算任务能跑上几天几夜,是一个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这是计算机科学专业同学中普遍存在的一个“复杂度崇拜”的情绪。

但王恒认为,“这主要是工作量上的一个复杂,但从思维角度来讲它并不复杂。不一定要追求量上的大数据,因为那种简化问题、把算法往数据上一搁就行的思维方式,其实是懒惰的。保险行业和其他许多行业一样,更多是需要分析师主观思考——究竟我要看哪方面的数据,然后哪方面的数据能够支撑我在哪方面作出决定。”

王恒更是直言:“主观上的选择和思考的过程,要比跑算法的过程更久、更难些。”

他举例道,相对于传统保险,众安的数据量相对更大,但肯定比不过互联网公司、O2O公司。“但对于我们来说,更看重的是一个结果的产出——我帮公司做了什么样的一个决定,帮公司省了多少钱,赚了多少钱”。

谈话的最后,记者问了一个“搅局”的问题:作为一名文科女生,半路出家想来混入你们的“金饭碗”队伍,有戏吗?

王恒表示,以目前的工具成熟来看,对背景要求不多,对个人思维的要求比较高。

一得有理性思维;

二要有选择观察问题角度的能力,不然无法知道用什么数据解释问题;

三要有数据信仰,要相信数据确实能够反映一些事实。

(国际金融报记者 唐烨)


    我在保险公司做数据 爸妈说我入传销:https://www.fcx120.cn/shexianchuanxiao/2718.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