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直销新闻 > 正文

价值10亿!天津首富、直销教父天狮宫殿大曝光,他却已消失100天

编辑:中国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19-04-15T19:12:45 标签:

4月12日晚间,直销集团天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金元,被爆涉嫌行贿的消息,如炸雷般传播开来。

1、跟权健一样,天狮也属于直销企业,李金元被外界誉为“直销教父”,多次因为炫富上新闻。2、2009年以来,全国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致155人死亡。3、2016年1月李金元提出,未来3年,天狮集团将以直销事业为主体,以电子商务和泰济生大健康业务为两翼,实现天狮的“第三次创业”。4、12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消息,因贪污受贿,北京网信办原副主任陈华获刑9年,判决书中提到法定代表人李某,即现年61岁的天狮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李金元。

李金元素有“直销教父”之称, 同时也被称为“天津首富”。2018年10月,李金元以30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9位。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天狮集团排名第214位。目前,天狮的业务已辐射全球190多个国家,在11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分公司。

李金元与天狮集团,真如外表那般光鲜吗?

01

董事长消失100天,涉嫌行贿近90万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消息,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原党组成员、副主任陈华,因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处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60万元。在受贿罪中一审判决认定,陈华利用职务便利,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等在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8年间,陈华利用担任北京市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网络新闻管理处副处长、处长,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信息服务管理处处长,北京市网信办党组成员、副主任等职务便利,采取返还宣传推广费、虚构公务支出、报销个人费用等方式侵吞、骗取首都互联网协会公款共计人民币约322万元。

具体事实为,陈华于2004年至2010年间,利用担任北京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科员,网宣办网管处副处长、处长等职务便利,为天狮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李某在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为此,陈华于2006年至2013年间,收受李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87.91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判决书中提到法定代表人李某,即现年61岁的天狮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李金元。据《天津日报》报道,从2006年到2016年,李金元均为天津首富。

公开资料显示,李金元于1995年在天津创立了天津天狮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经营范围横跨多个领域,包括纺织品、服装、家庭日用品、保健用品等批发兼零售,保健食品研发,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等。该集团官网显示,天狮集团研发了营养保健食品、保健用品、日化产品、家居用品四大主要品类。

对此,天狮集团外事部相关人员表示,“目前尚不了解该情况,集团法定代表人李金元目前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但记者发现,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天狮集团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李金元,最近一次公开出现的时间为2018年12月份,至今已“消失”约100天。

02

命案、传销、消费欺诈

2018年12月,“丁香医生”一篇揭露权健公司的文章引发舆论风暴,将保健品直销行业的业态置于阳光之下。同为直销巨头,天狮与权健有诸多相似之处:二者同样位于天津;两家公司的掌门人都热衷于炫耀财富,营造宏大场面;权健被指借助传销模式扩张,其董事长束昱辉已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被批捕。天狮集团采用的多层次直销也游走在直销与传销之间的灰色地带。

据公开报道,出生于1958年的李金元早年依靠贩卖豆饼做“倒爷”积攒了第一桶金。1995年,李金元成立天狮,采用传销模式销售天狮高钙素。1998年,传销遭全面禁止,天狮转向海外开拓市场。2005年《直销管理条例》与《禁止传销条例》颁布,6年后天狮获得直销牌照。

对于李金元个人财富的规模,不同排行榜单显示的数字各有不同。在胡润百富榜上,李金元2005年至2016年期间都是天津地区富豪中排名最高的一位。该榜单显示,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元的财富名列第32位。2011年,李金元以12亿美元的净资产在《福布斯》杂志公布的2011年度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中位列993名。这是他唯一一次登上《福布斯》的排名。

天狮信赖“拳头”。据侠客岛报道,2018年2月10日,楚雄市开发区发生一起命案,被骗入传销组织的张世才勒死“监工”王关平。事后,该组织的头目供述,组织名称为“天津天狮”。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

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认为,近15年以“天津天狮”名号开展传销活动的北派传销组织,是我国分布最广、最具暴力性的传销派别。李旭介绍,我国传销有南派、北派之分。相对而言,诸如“1040工程”之类的南派传销,强调以资本运作为名的自愿式洗脑;北派传销则在洗脑过程中常伴有非法拘禁、殴打等形式的暴力控制。

不过,天狮向来拒绝承认自己与传销组织有任何关系。天狮集团大中华区公共关系部经理石爽表示,“那些人打着天狮名号搞传销的是假天狮,其集团下属的直销企业全称为“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而从事传销的假天狮自称“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两者有两字之差。”

除此之外,天狮集团还因涉嫌欺诈消费者而屡见报端。2014年12月,央视《焦点访谈》曝光天狮牌虫草菌丝体胶囊中并不含冬虫夏草,而是用一种叫做“弯颈霉”的东西替代。而天狮集团宣称此品曾连续几年荣获“中国保健品公信力产品”,甚至说“假一赔命”。

主业不振,天狮集团还欲开启“第三次创业”。天狮的直销业务逐年下滑。2014年,天狮中国区业绩高达73亿元,在中国直销企业中排名第7位;2015年天狮中国区业绩60亿元,排名第9位;2016年天狮中国区业绩为30亿元,在中国直销企业中排名16位。2017年天狮中国区业绩仅为7.3亿元,刚好是2014年业绩的十分之一,公司排名掉到43位。

天狮集团官网显示,公司目前的业务布局涵盖健康产品、新零售业务、电子商务、酒店、旅游等领域。2017年,天狮再次布局全球,定位中高端人群,上线跨境电商平台玛雅六月。

除了直销以外,天狮目前还有奥蓝际德、泰济生医院、天狮学院三个业务板块。其中,奥蓝际德主营高端酒店;天狮学院基本上属于公益事业;泰济生国际医院建筑面积2.8万平方米,是集“检、防、治、康”一体的高端健康医疗服务机构。

2016年1月李金元提出,未来3年,天狮集团将以直销事业为主体,以电子商务(零售电子商务、天乐云微商)和泰济生大健康业务为两翼,实现天狮的“第三次创业”。

03

号称价值10亿元!

天狮董事长的百亩“行宫”大曝光

麻烦不断的天狮集团,却在各类负面消息中,稳健而茁壮的成长。据公开资料显示,天狮集团去年总营收超330亿元,曾被法国《巴黎人报》冠以“土豪公司”名号。

天狮集团曾多次因为炫富上新闻:2002年,李金元在莱茵河畔将100台宝马、43艘游艇、32架家用微型飞机,颁发给天狮集团的先进员工;2004年吉隆坡,天狮集团共奖励239名营销员21栋别墅、54架私人小型飞机、71艘豪华游艇和260辆名车……

为庆祝成立20周年,2015年5月8日,天狮斥巨资请员工游法国,在戛纳和摩纳哥的79个四星、五星级酒店定下4760个房间,租用146辆游览大巴;包场参观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又潮水般涌进老佛爷百货,百货公司甚至为这些游客专门开设一层楼退税。

最值得一提的,便是天狮花巨资建设的百亩豪宅,其中的华堂更是被称为,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的“行宫”。

在天津城区西北方向40公里处的武清开发区,工厂、仓库与荒地构成城郊景象的主体。一座占地百亩、红墙金瓦的仿古宫殿——“华堂”坐落其中。

记者采访多位知情人士了解到,华堂曾是天狮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的神秘会所,同时也是天狮集团接待来宾、供经销商参观的“地标”景点。

华堂俯瞰图。 澎湃新闻记者 郑朝渊 图

天狮华堂:饲养天鹅的仿古宫殿群

2月20日,记者来到位于天津市武清区的华堂。周边人烟稀少。整个园区由3米左右高的红色墙壁环绕,记者到访时,南侧的主门正紧闭着。门口柱子上有“万里笙歌庆太平”“福苑宜居咲满堂”等四句题诗,写有“华堂”二字的牌匾高悬正中,落款显示其由一位何姓人士题于“壬辰金秋”(即2012年秋季)。

华堂正门。 澎湃新闻记者 郑朝渊 图

华堂的整体形状呈长方形。其内部中央位置是一座结冰的人工湖,湖中建有湖心岛、观景亭、莲花状喷泉及观音塑像。在园区中轴线上与入口隔湖相望的,是一栋3至4层高、坐北朝南的仿古建筑。此外在园区北部还分布着三栋较小的殿宇。

华堂长寿殿。澎湃新闻记者 海阳 图

结冰的人工湖。澎湃新闻记者 海阳 图

华堂内的园林景观。澎湃新闻记者 海阳 图

人工湖周边饲养着约15只黑、白天鹅,在园林一隅建有两间鸟舍。北部三栋建筑中,正北位置的一栋挂有“老君殿”的牌匾,周遭有曲径、回廊、小亭等园林景象。进入主楼后发现,一楼核心位置是一间会客厅,内部家具皆为中式风格。

鸟舍。澎湃新闻记者 海阳 图

老君殿。澎湃新闻记者 海阳 图

长寿殿一楼大厅。澎湃新闻记者 海阳 图

华堂的南、西、北三侧分别毗邻开发区的新源道、泉和路、高新路三条道路。从航拍图上来看,华堂东侧墙外是一片大小与其相仿,但未经开发的荒地。

步行走近后发现,荒地的南侧围墙全部绘有天狮的标志,继续向东是一家制造业企业,围墙上“天狮”的标志在此消失。

在华堂西侧,泉和路另一边是天狮总部所在地——天狮国际健康产业园。园内与华堂毗邻处建有奥蓝际德温泉度假酒店。根据天狮集团官网介绍,奥蓝际德是天狮创设的酒店及旅行社品牌。

地图上的华堂

华堂航拍图。澎湃新闻记者 郑朝渊 图

华堂北侧墙外。 澎湃新闻记者 郑朝渊 图

公开报道中并未提及华堂的建成时间。通过查询谷歌地图历史图片,记者得到了华堂上空2010至2012年的卫星图片。根据图片,2010年2月26日,华堂正处于施工当中,几栋宫殿建筑已经封顶,但整个园区内没有任何绿化和道路。2011年6月18日的照片显示,华堂的道路绿化已基本成型。据此可知,华堂的建成时间在2011至2012年之间。

曾是董事长私宅,如今“不怎么住”

在天狮集团官方网站上找不到任何提及华堂的内容。虽然华堂外部没有任何“奥蓝际德”字样,但在一些介绍文章中,华堂的全称为“奥蓝际德华堂贵宾楼”或“奥蓝际德会员俱乐部”,是奥蓝际德这一天狮集团下属酒店品牌的高端设施。凤凰地产天津站2015年的一篇报道则称,华堂是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的“行宫”。

记者从一位曾经参观过华堂的天狮经销商处获得了一份华堂的宣传资料。其中写道,华堂的整体设计参照唐朝皇宫风格建造,整个行宫以长寿殿为中心,分别由熙园、崇孝堂、老君殿等主题建筑组成,拥有总统套房以及餐饮、会议、休闲等设施,内设家具均采用海南黄花梨、金丝楠木、小叶紫檀、大叶紫檀等名贵木材,纯手工打造,价值近10亿元。

“这种规模建制在古代应该已经达到了亲王级别,是国内罕见的园林式现代复古建筑群。文章写道。

2013年以前在奥蓝际德工作过的张强(化名)对澎湃新闻表示,华堂是奥蓝际德的酒店设施之一。“我们就说华堂是属于天狮酒店事业部的一小部分。酒店事业部分为国际酒店、快捷酒店、温泉酒店、健康中心、体检中心、宴会楼,还有华堂。”

华堂宣传资料。

对于李金元是否居住在华堂中,张强表示“很少在里面住,偶尔住,像是跟酒店一样”。

然而,2014年至2015期间在奥蓝际德任职的陈珂(化名)向澎湃新闻表示,华堂确实是李金元的私人住宅。“他(李金元)一直住在里面。那个地方只有他住。吃的就是酒店厨师轮流给做。”陈珂表示,“有客人来了会在里面用餐。李金元就代表着天狮,他的客人就是天狮的客人。”

陈珂还表示,虽然华堂属于奥蓝际德酒店事业部的财产,但是由于华堂不对外营业,因此不归奥蓝际德人员管理。张强则表示,整个园林的绿化工作都外包了出去,奥蓝际德人员只负责一些清洁工作,“扫个尘”。

上述宣传资料称,华堂中的崇孝堂正殿内供奉着李氏光祖的雕像,每尊雕像均由整颗金丝楠木雕成。在视频网站优酷上,一则21分钟长,名为《天狮产业园2013年》的视频展现华堂内部疑似建有一座“祠堂”。处于华堂西北角的崇孝堂门口竖立着题有“盛于李唐”四字的牌坊,大门处悬挂着“光祖门”牌匾,内部供奉着“李氏历代列祖列宗”牌位与若干座雕像。对此,张强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称,李金元确实在华堂中设立了家族祠堂。从视频内容来看,牌位左侧雕像形象与《唐太宗画像立轴》中的李世民形象相似。

崇孝堂内的牌位

《唐太宗画像立轴》

曾接待来宾与经销商,入住价格万元一晚

上述视频的画外音部分称,“华堂是天狮集团接待最高规格外宾的场所”。而据公开报道,中实集团董事长王天怡、格朗生物董事长郭志荣都曾是华堂的座上宾。据工商资料显示,中实集团全称为海南中实(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主营业务为地产、金融以及信息项目管理开发。格朗生物全称为格朗生物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医疗器械销售、批发,其63.9%的股份由深圳市前海圣辉堂医疗健康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

华堂还接待过世界各地的天狮经销商。2013年,天狮集团举办成立18周年庆典,其中一个环节即是在华堂长寿殿门口的广场上举办“全球经销商至尊晚宴”。记者在博客网站、视频网站找到多名天狮经销商在华堂拍摄的纪念照片、视频,其中不乏外国面孔。在2018年9、10月刊的《TIENS TIMES(天狮时报)》中刊载了一批印度经销商在华堂长寿殿门口的合影。在介绍中,这是一份由天狮的印度分公司(Tianjin Tianshi India Pvt.Ltd.)面向天狮在印度的直销员所创办的刊物。

印度经销商到访合影

记者致电奥蓝际德温泉度假酒店,咨询能否在华堂订房。前台回复称温泉酒店与华堂是“两套系统”,不能直接订房。根据前台提供的号码,记者联系上奥蓝际德公司一位销售经理。该经理表示,华堂目前处于施工当中,暂时不对外开放,工程结束时间未定。

张强表示,在华堂开张之初,自己曾“带客人进去参观过”。奥蓝际德方面不会对华堂进行任何的广告宣传,“都是好奇的客人打电话过来问,我们再告诉他价格。”对于入住价格,张强与上述销售经理提供了不同的说法:张强表示,在2012年前后,住宿价格为“十几万元一晚上”,住宿期间可以在华堂内自由游览。上述销售经理的报价则是每个房间每晚“一万多元”,如果住客是天狮的经销商可以打折至九千多元。此外,华堂不提供餐食,住客需要去隔壁的奥蓝际德温泉度假酒店就餐。对于华堂究竟是否为李金元的住所,该经理仅表示“董事长现在不怎么住了”。

对于媒体报道华堂的内容,陈珂表示其中夸大成分居多。“我也看到过那个报道。什么十星级九星级,多少个房间可以住等等,那些都是夸张的。”他表示,“不过作为一个直销产业,它有时候宣传夸张一点也正常。

04

为什么传销屡禁不绝?

天狮在不断的发展中,却能不断模糊污点,中和原罪,唯一不变的是,它始终没有放弃获取财富。2018年9月,天狮出现在一些单位制作的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中,年收入超过300亿元。但在一些受害者眼中,天狮、权健的财富积累,都不那么干净。

美国五六十年代,日本八十年代,也都曾经历过传销猖獗,但是现在,已基本销声匿迹。据环球时报报道,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虽然堪称“保健品王国”,但公众对保健并不狂热,欧洲也找不到保健品巨头企业。规范的政府监管、良好的公众教育,没有权健式悲剧。

近年来,国内直销行业也在逐渐衰落。市界了解到,一是直销的时间成本、信任的成本并不低,二是电商对直销模式形成冲击。天狮集团2011年取得直销牌照后,业绩并不理想,甚至被同处武清的“小徒弟”权健狠狠甩下一大截。

数据显示,2014年,天狮中国区业绩高达73亿元,在中国直销企业中排名第7位。2015年天狮中国区业绩60亿元,排名第9位,2016年天狮中国区业绩为30亿元,在中国直销企业中排名16位,2017年天狮中国区业绩仅为7.3亿元,刚好是2014年业绩的十分之一,公司排名随即掉到43位。

2014到2017四年中,权健在中国直销企业排名中均处于第4位,对应业绩分别为135亿元、190亿元、192亿元和176亿元。

图为天狮与权健业绩对比

萌芽于二战后美国的直销,最初不止销售商品,也希望“销售事业”,让穷人也能获得财富。但人性弱点决定了,直销似乎很难纯洁地守在规范之内,目前国内所有的直销企业,都曾有过不那么光彩的历史。

“销售模式不是主要的,不管用什么模式都必须合规合法,诚实守信。与传统销售方式相比直销有利于消费者沟通,满足消费者的知情权。”中国保健品协会副理事长周邦勇说道。

法律可以区分直销与传销界限,但现实世界里,它解决不了贫穷、疾病以及人性中的欲望。

来源:中国网、市界、澎湃新闻、凤凰网财经


    价值10亿!天津首富、直销教父天狮宫殿大曝光,他却已消失100天:https://www.fcx120.cn/xiaoshuolianzai/2354.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