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销新闻 > 正文

大学生误入传销组织被分尸:一场15年的追凶揭露了传销的恶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19-08-21T16:3:53 标签:

深陷传销中的人,就像一只丧尸,自己没有了理智和意识,还在想要拼命咬你一口。

文|石榴视界

01

2004年12月,一名拾荒者在广州番禺区一个废弃养蛇场的树丛里发现一个黑色塑料袋,打开后发现里面竟是人体的部分残肢。

警方迅速介入了调查。

经法医鉴定,死者为20多岁的男性,但是因为当时地处偏僻,没有监控目击者和先进的技术支持,这个案子就被搁置了。

直到2006年DNA数据库的建立,无名尸体的样本被收录入库进行比对,2015年,DNA比对有了结果,无名尸体终于得到了确认,正是河南新郑登记的失踪人口。

警方火速到受害人家中了解案情:

这名男子,名叫小志,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一家国有企业工作,因为不满意这份工作,便跟这朋友到了广州番禺。

却不料这位朋友却是为了发展自己传销“下线”才把他骗到了番禺。

当小志发现是传销后便欲离开,在反抗的过程中被传销人员活活打死后进行了分尸抛弃。

15年后,警方经过锲而不舍的追凶,终于破获了这个团伙并将当初杀害男孩的凶手一举抓获。

“逢年过节,人家都是吃喝过年,我们是抱头痛哭。”

小志的父母,找了孩子十几年,最后等到的却是这样的噩耗。

来源:央视网新闻

这本该是一个前程大好的年轻人,如果当初没有走入这场传销,如今早已成家立业事业有成了吧。

只因为走错一步,灿烂的人生便由此戛然而止,让人惋惜。

这不禁让人想起2017年轰动全国的李文星案。

李文星生于山东德州,从东北大学毕业,是一个孝顺努力的孩子。

毕业后,他想要找个离家近一点的工作,可以专心照顾父母。

于是从3月到5月,两个月之间,李文星开始不断投送简历,最多时候一天能投20家。

然而,找工作却没有他想的那么顺利,随着一份又一份简历的投出,希望却变得愈加渺茫。

在他逐渐心灰意冷的时候,终于,一个叫做“北京科蓝”的上市公司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双方交流了一些专业问题后,便让李文星来天津报道。

仅仅是电话面试后便要求他上岗,他犹豫了但还是去了,因为他太想要一份工作了。

5月20日上午,李文星带着一台电脑和几套换洗的衣服,前往天津。

7月8日晚上,李文星给家里打了最后一通电话:“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不要给。 ”

7月15日上午11时许,天津静海区打捞上来出一具尸体,正是李文星。

7月21日,李文星尸体火化,李文星叔叔把孩子骨灰背回山东。22日安葬。

一个毕业于985学校的天之骄子,一个家境贫困一心想要挣钱养家的孩子,因为传销,就这样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02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传销。

传销又被称为庞氏骗局,此骗术是由一名叫查尔斯·庞兹的投机商发明的。

他策划了一个阴谋,让投资家向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企业投资,然后许以高额的回报利润。同时把后者投资的钱分给最初的投资者来诱惑更多的人上当。

因为利益丰厚,短短时间内就拥有了众多投资者,这场骗局持续了一年之久,才被投资者们发觉。

这种模式便是传销的前身,它从80年代初进入深圳,90年代进入广州,后来便不断向周围地区扩散。

发展到后来,传销甚至有了派系,分为南派和北派。

“南派”传销的根据地主要是在广西北海、南宁、钦州、来宾、广东开平、合肥滨湖新区、贵州、南昌象湖区等地。

多以柔和政策进行洗脑,让你心甘情愿留下来“发家致富”。

北派传销主要在天津、内蒙古、江苏、河北、东北地区。

多以强硬手段进行执行,常发生软禁殴打的事件,对你进行身心上的双重威胁。

两者并没有严格的地域之分,以是否限制人身自由为区分。

李文星就是死在一个名叫“蝶蓓蕾”的北派组织里。

传销之所以能如此迷惑人心,只因为抓住了人性最深的弱点:懒惰和贪婪。

心甘情愿进入传销组织中的人几乎都抱着一致的主题思想:妄图随随便便就能暴富。

它会抓住你对金钱的渴望,现状的不满,给你构造一个个宏伟的蓝图。

在这些蓝图里,你只需要喊喊口号拉拉朋友就能躺着挣钱,豪宅豪车都能随手拿下。

同时每天会用成功的案例来激励你,用成功学来鞭策你,让你像打了鸡血一样的热情和渴望。

这种渴望会让你丧失理智和判断力,让你听不进去所有身边人的“忠告”。

等到洗脑成功后,他们就会用各种传销教材培训你,套路无非三种:

1.高额的入门费或会员费

2.拉人进团体组织作下线

3.计酬按照下线人数分配

成功拉取亲戚朋友成为你的下线,就是你发财致富的关键。

这也是传销的可怕之处,它的盘根错杂往往毁掉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甚至是很多家庭。

我曾见过一整个村都是做传销组织的,他们都有一样的“发财梦”,就像感染了瘟疫一般的疯狂。

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固执建立着自己的世界观。

你和他们讲人生价值,讲经济理念,讲社会现状,讲法律法规,他们完全充耳不闻,你告诉他们这是违法的是骗人的。

他们会告诉你,加入我们吧,我们一起发财,现在加入会员还能便宜八折。

当你拿出身边被骗实例的时候,他们会不屑一顾:你没有实地看过,根本不了解这件事情的真实情况。

如果你不信,他们会“真可惜,你错失了一个这么大的发财机会”。

他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不顾一切,穷尽各种手段,将你也拉进去,然后吸干你的血,最终,将你也变成一只他们的同类。

越是贫穷落后的地区,被洗脑的可能性就越大,因为他们对金钱有着更多的渴求,对社会却有着更少的认知。

为了破获传销组织,很多记者会亲身卧底到传销组织中,亲身经历洗脑。

意志坚定,目的性明确的他们都曾坦言,差点被洗脑,更何况是意志薄弱的普通人。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传销模式也不再是一味的重复过去的形式,而是不断地进行着创新。

完全凭空拉人头的传销,越来越少,披着其他商业外衣的传销越来越多。

例如,微商,例如,币圈,例如慈善工程。让人们也越难辨别。

就像前一段被深挖的权健一样,它就以那么日常的面貌活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火疗,天价鞋垫,包治百病,通过一传十十传百的的方式,忽悠了多少个家庭成为了它的“智商”下线。

他们用了同样的运营模式开店或者建群,让你发展下线给你提成,不断在朋友圈刷着某某喜提豪车的励志鸡汤。

实际上呢?转账记录多是做出来的,喜提豪车只是一张人和车的合影外加一张机构横幅,就能坐享其成你倾家荡产的投资。

能通过这样的模式挣钱的,几乎微乎其微或者根本没有。

真正能在传销组织中大发横财的人,往往是隐在层层向上的幕后者,他们也将自己被捕的风险降到了最低,一旦有危险,首当其冲的就是最底层辛劳的下线们。

而这些人还不自知,打着励志的口号,用着天价的产品,励志要把所有的亲戚都带入这个“发财”圈。

如果不是一个小女孩的死激起来了这千层浪,它还能鲜活的存在多久?我们都不可知。

我只知道,权健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03

2017年,邱林的同学张开河他打电话邀请邱林一起工作。邱林去后,于3月6日告诉母亲,自己被骗入传销组织行动和通话都不自由。

3月6日至10日,这短短的几天中,他经历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折磨:被非法拘禁、被以活埋恐吓、被强行灌水,直至死亡。

2012年,辞去工作的周晓被传销团伙盯上,开始接触各种所谓的商业城项目、金融项目、资本运作项目,并频繁向身边人推介此类项目,甚至直接开口借钱。

周晓在和传销头目的长期接触中,还为对方生下了一个孩子。

2017年8月,年轻人小杨坐上从北京去秦皇岛的火车,营救其深陷传销组织的母亲,然而母亲不仅不听儿子的劝阻,还希望儿子也加入进来或介绍下线给她,被解救后还怒骂儿子不孝。

传销所带来的危害有时候比毒品更可怕,毒品毁掉的是一个人,而传销毁掉的自己所有最亲近的人。

擦亮眼睛,识辩身边这些披着外衣的传销,真的刻不容缓。

但凡是要你交钱入会,拉取好友入伙提成,每天都刷屏成功学给你绘制不用努力就能成功蓝图的朋友都要警惕。

如果不幸进入传销组织,要学会自救。

然而,传销最本质的问题还是出在我们自身的欲望上。

还是那句老话: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

别轻信他人,也别高看自己,所有想要投机取巧的人最后的结果都不会善终。

时刻记住一句话:如果这么简单就能发财致富,这社会是不是人人都成富翁了?

不去贪占小便宜,才不会吃大亏。

愿你们面对诱惑,都能保持理智,远离传销,保平安。


    大学生误入传销组织被分尸:一场15年的追凶揭露了传销的恶:https://www.fcx120.cn/xinwenbaodao/2853.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