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销新闻 > 正文

又见"虚拟货币"骗局!发展传销会员65层,涉资3亿!监管持续收紧,正规军何时来?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20-06-07T4:30:57 人气:16 标签:

文章来源自《券商中国》

近日,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外披露了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起诉书。

“iBank智能钱包”传销平台借数字货币的名义,发展传销会员10万余名,涉案资金高达3亿余元。该传销平台的讲师罗某某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检察院提起公诉。

至案发,“iBank智能钱包”传销平台,发展传销会员65层,共吸收数字货币ETH(以太坊)36万个、BTC(比特币)593个、XRP(瑞波币)4291万个。按平台运营期间,各数字货币行情最低值计算,累计金额为3亿元。

无独有偶,5月1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发布“亚元”特大传销终审裁定书,累计发展会员23万余人,累计吸纳资金近8亿元。作为亚元传销组织负责人,兰新民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两起骗局背后的虚拟货币乱象

据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外的起诉书显示,“iBank智能钱包”平台设置300美金至30000美金不同级别入门费门槛,以发布新型高回报的数字货币EOC石油宝为诱饵,诱使会员注册充值,此后以拉人头发展下线的方式吸纳传销资金。

(截图来自:12309中国检察网)

在“iBank智能钱包”的一则营销推广中对数字货币EOC石油宝做出特别说明:石油宝EOC能实施捕捉各交易所数据及行情分析,实时进行智能套利交易,而且一对一对标东帝汶石油总公司原油,通过开采进行收益利润分成。并在合适的时机自行启动交易,结合多种套利方式可以完全不受价格涨跌影响,解决了人工套利的各种弊端和风险。

而在“亚元传销案”中,兰新民等人则通过网站平台以发行“亚元币”虚拟货币为名,要求参加者通过上线的推荐缴纳一定的费用获得加入资格。据天眼查显示,兰新民、欧阳鸿于2015年5月成立深圳前海亚文仓亚元数字货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亚文仓亚元),建立“亚元”虚拟资产的网上交易平台,兰新民持股51%,欧央鸿持股49%。

(截图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

成立初的亚元曾标榜以“互联网+文化艺术品+金融产品数字货币”三合一的发展新模式托起中华民族文化复兴和文化强国之梦,并立下要将“亚元”打造成国际商业流通当中最具潜力的数字货币的豪言壮志。

2017年12月份,亚元交易平台改名为文旅资产现货交易平台。平台主要包括亚元钱包和亚元资产钱包。会员充值后其账号可以获得其充值额80%金额的文旅钱包积分,文旅钱包可以用来交易,可以提现,可以用来购买文旅资产,文旅资产的价格每天在不断上涨,可以挂单出售。

乱象不仅发生在规模较小的虚拟货币平台上,曾经的宇宙第一交易所FCoin也面临着大崩盘。2018年凭借“交易挖矿”模式迅速走红,以最高日交易额300亿元冲进全球交易量TOP3的宇宙第一交易所FCoin于2020年2月10日正式停摆。今年2月17日晚间,交易平台Fcoin公告称预计无法兑付,规模介于7000-13000BTC(折合人民币约8.8亿元)。

上周币圈更是动荡不断。PIEXGO披萨狗、UEX、LMEX、FUBT等数家虚拟币交易平台被质疑“跑路”。虽然各家平台纷纷澄清,称只是因技术原因、黑客攻击等因素暂时停止提现,但币圈水深众所周知,一纸澄清恐怕很难打消投资者的疑虑。

虚拟货币在国内一直都是监管的高压地带,监管层也有明确的红线标准,平台如果跑路,受害者如何进行维权?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受害者是有维权路径的,但不同的维权路径需结合单个案例讨论。如平台传销涉嫌犯罪,平台受害者应当走刑事救济路径;而平台通过诱骗等方式,骗取投资人钱财,骗取金额不大,投资人意欲进行侵权损害赔偿的,当走民事救济路径。

虚拟货币何以成为网络骗局?

曾经红极一时的虚拟货币为何逐渐成为“网络骗局”的代名词?

这个跟赌博一样,可以24小时不间断进行交易。再加上确实有人在上面挣到了钱,一些投机取巧的人便深陷其中。一从业人员向记者表示。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曾表示,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存在投机性太重的问题,所以注定不可能成为一种大众化或者能够进入公共社会生活的支付工具,或者一种所谓的货币形态。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包括中国出现一些关于虚拟货币炒作行为和投机行为,因此加强监管是非常必要的。

据得得智库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5月31日12:00,全球数字货币市场共有币种5530种。总市值共计$270,867,971,351(约为2709亿美元),本周数字货币总市值与上周相比增长了约141亿美元,涨幅约为5.48%。

截至2020年6月3日凌晨,市值排名三的虚拟货币依次是比特币、以太坊和Tether USD。其中比特币以1.22万亿的流通市值位居榜首,成为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

(截至2020年6月3日凌晨,市值排名前十的虚拟货币 图源:MyToken)

6月2日早上7点,国外加密货币交易所行情显示,比特币价格被急速拉升,最高价格突破10429美元。伴随着比特币重回10000美元关口上方,美股区块链概念股盘前集体走高。截至下午4点,Marathon Patent(MARA.US)涨36.99%;Riot Blockchain(RIOT.US)涨22.23%,迅雷(XNET.US)涨1.24%。

李礼辉此前曾谈到,虚拟货币的经济性缺陷在于,缺乏足够的实体资产支撑和信用背书,价值不稳定,投机性太重。如2018年,比特币触底3158美元,比最高价缩水84%。全球虚拟货币总市值由年初的8350亿美元下降到1100亿美元,跌幅接近87%。2019年比特币持续震荡,9月下旬7天跌幅高达22%。

虚拟货币监管收紧,数字货币正规军进程加快

依托于区块链技术,虚拟货币得到不断发展。纵观国内,监管层对于虚拟货币始终保持警惕态度,监管政策处于持续收紧状态。自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就明确指出比特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

2017年,央行等七部委印发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即“九四公告”)更是奠定了中国境内对区块链行业的监管基调,至今仍是悬挂在该行业参与者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去年11月,上海、北京、深圳、东莞、内蒙古等多地下发监管文件,这是继九四公告后首次多地联合打击。先是对数字货币交易相关活动发布风险提示,后续则陆续对交易平台进行摸底排查、关停整顿。

去年11月那次监管是自2017年之后整顿力度最强的一次,当时一些搞虚拟货币的公司全员放假,都不敢去上班。一位曾从事虚拟货币开发的工作人员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作为正规军,央行的法定数字货币进程正在加快。近期,网上流传的央行数字货币的内测视频,其基本功能涵盖数字资产兑换、数字钱包管理、交易记录查询及扫码支付、汇款、收付款、碰一碰等。据悉,央行数字货币(DC/EP)目前已在部分银行进行内部测试,首批试点地区包括苏州、雄安、成都和深圳等地。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中国金融学会秘书长王信在2019第三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的演讲曾表示,未来数字时代的货币竞争依然是法定货币的竞争,但法定货币的竞争会具备更多的数字时代的特征。

    又见"虚拟货币"骗局!发展传销会员65层,涉资3亿!监管持续收紧,正规军何时来?:https://www.fcx120.cn/xinwenbaodao/3936.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