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销新闻 > 正文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编辑: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 日期:2020-06-11T16:9:45 人气:3 标签:

“我吃过这个保健品真的什么病都好了……”对有些人的这种说法,千万别信以为真。因为这很可能是保健品营销中隐秘传销的开头语。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现在的保健品行业,不少人已经走入歧途。没有最会吹的,只有更会吹的。不管是什么东西,哪怕只是一瓶植物油、一瓶维生素,甚至一双鞋垫,都能吹得神乎其神,包治百病,甚至连癌症都能治。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2017年5月18日,由德城区检察院提起抗诉的王某、俞某等11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在德州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审理。随着法槌的敲响,这起侦查阶段由公安部挂牌督办、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发出“红色通缉令”的特大组织、领导传销案尘埃落定,11名被判处罚金刑的被告人全部改判为有期徒刑。除以上人员外,另有黄某等其他6名被告人也均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至此,这起历时三年的传销大案终于落下了帷幕。

高规格的“健康见面会”

2014年初,在德城区某高档酒店会议厅内,人头攒动,号称中医养生专家、国家一级营养师茂林先生的出现,引起一阵躁动,“感恩凯安尼——健康之约见证会”正在如火如荼举行。

在开场的PPT短片演示中,多位罹患癌症去世的名人,都成了癌患早逝的实例,让人以为是一场不折不扣的高规格医学会议。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随后,来自山东的凯安尼紫金全球总裁茂林先生讲述了凯安尼主推的三款能治百病的植物药——新乐思、新舒康和尼多乐,并特别强调,该产品是合法进口并获取了香港正规标识,通过了美国GMP认证,其安全性和可靠性完全有保障,具有治疗癌症、高血压、糖尿病、恢复视力等效果。

多位凯安尼会员登台讲述自己因病结缘凯安尼的经历,嘉宾“中华名医理事会会长”张某绘声绘色讲述了他5天治愈帕金森病顽疾的经历,如今春风满面、精神焕发,并向在场人们宣告,有了这种“特效药”,患病不再可怕。

到底是什么样的产品,能有如此神效?

“凯安尼国际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总部位于美国,号称美国三家富豪家族创办,采用的是纯植物萃取的方式。”这是笔者在官网上搜索到的介绍。

“中国市场两大巨头”

说到凯安尼中国市场,就不得不提一个人——黄某。现年64岁的她系广西南宁人,大学学历,某高校退休教师。2011年,退休后的黄某不安于清闲,他看到身边一些人来钱很快,身为知识分子的她也在积极寻求发财之道。一次偶然机会,她买了一套产品,成为凯安尼会员。产品宣称纯植物提取,能治百病,黄某决定将它作为自己的发展事业。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为此,黄某专门设计了一套销售方案:进入该销售网络,至少交纳一万元购买产品,这是入会条件,还要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去分别发展3个人作为下线,三三复制,以此类推。依据发展下线数量逐步升级并获得推荐奖、消费奖、培育奖等各种奖励。凯安尼内部也有一整套升晋级制度,会员达到一定的消费或销售积分,其级别也相应上升。级别由低到高分为12级,最低为会员,最高为双红钻。

美好“钱景”让许多人深陷其中,一年半就发展会员认购20万余单。黄某被誉为“凯安尼中国市场第一人”。

凯安尼内部公员众所周知,中国市场两大巨头,一是黄某,另一人则是王某。

黄某的三个下线团队中,其中以王某团队做得最好,下线人数达到1000余人。而这个王某究竟何许人也?

现年44岁的王某是宁夏石嘴山人,能说会道,善于交际。2011年底,他看到黄某“事业”发展不错,他的心就更加不安分,随即加入凯安尼,在黄某的鼓动下,老乡杨某等人纷纷加入王某的团队。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王某在公司原有销售奖励制度基础上,自行设计了一套宣传及返利制度,谎称凯安尼产品可以治疗多种疾病并且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在黄某的指导、支持下,王某伙同杨某等7人为组织核心成员,将该组织取名为“林钻系统”,并经常组织自己下线团队聚会。

在黄某精心设计下,将王某包装成中医养生专家、国家一级营养师,化名茂林先生,前往各地巡回演讲。张某则包装为“凯安尼网中国上海公司(凯娅尼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为黄某、王某等人发展传销组织提供所谓“合法性”掩护。

兵贵神速选准案件突破口

随着传销组织的逐渐壮大,越来越多的人上当受骗。2014年1月,王某、鲍某等人在德州某酒店大规模集会时,被群众举报案发。鉴于该案涉案金额巨大,德城区检察院立即派出经验丰富的检察官提前介入侦查,引导取证。检察官发现,本案的关键点在于如何梳理层级分布和主要组织者?办案人员注意到,凯安尼网站调取的电子数据中,清楚的记录着发展下线人员及获得奖励金额等,这恰好是梳理关键点所在。

办案人员就该案传销活动的基本结构、运营模式、已到案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情况、现有证据情况、继续侦查情况等多次讨论。在提前介入期间,办案人从言词证据出发,引导公安机关通过调取聊天记录、梳理网络人员结构图、调取银行交易记录等方面搜集证据,并针对电子证据形式要求公安机关全面补正。

最终得出清晰的结论,所谓凯安尼制度,实际是以发展人员来计算利益,所谓的产品只是该传销组织的一种道具而已,因为没有下线人员就不会有上线的收入。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同时,通过对产品调查发现,凯安尼产品并未取得在中国境内合法的经营资质,作为一种食品进行销售是完全违背相关法律制度的,凯安尼产品含有普通维生素、微量元素、添加剂等成分,虽没有危害物质但不是药品,不具有治疗的功效。

根据上述信息,办案人员决定先扫清外围,获取并固定证据。办案人员奔赴上海、济南等地,找30多名受害人调查取证、固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为日后的起诉和审判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王燕(化名)就是受害人之一。2010年王燕患口腔癌,通过介绍认识了赵某。此时的王燕正处于人生低谷,在遇到赵某之前,王燕想不到,自己患了癌症,还可以治愈。2012年1月,王燕通过赵某买了一套价值1万块钱的凯安尼产品,服用后不仅没有效果,而且病情加重。王燕找到赵某,赵某担心露出马脚,便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套说辞搬出来:“凯安尼是以自然治愈力为中心来治病,对细胞充分供给氛和营养素,促进细胞的新陈代谢。但是你现在服用的剂量还不够,只有加大剂量,才能杀死体内的癌细胞。”按照赵某的说法,王燕又买了三套产品,增量服用。一年后,当王燕病情扩大到整个口腔的时候,才知上当,可是为时已晚,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

方玉(化名)曾深受保健品之害。去年6月,方玉购买了凯安尼产品。服用半个月后觉得眼睛模糊,就去找苏某咨询,苏某用同样的说辞让其加大剂量。4个月后仍不见好转,方玉去了医院才发现是得了眼部肿瘤,一个眼球不得不摘除。

有了多名被害人的口供,办案人员对这起案件胸有成竹。检察官对犯罪事实进行梳理,对证据进行分类和固定,经过仔细审查,终于让纷繁复杂的案件事实和证据条理清晰,一目了然。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截止案发,黄某、王某等人在山东、江苏、上海、珠海等地组织骨干并发展下线3万余人,非法获利3600余万元。

“这是我们接手的迄今为止数量最大的一起传销案件,涉案人员情况较为复杂,审查时有15人,经审查发现仍有两名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犯罪嫌疑人,遂向公安机关发出建议书,追捕两名涉案人员。后17人全部批准逮捕。”德城区检察院侦监科科长李娜说。

法庭上的较量

“这是我办理案件中单次起诉人数最多的案件,案件卷宗多达162册。”德城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李磊说,这个案件涉及人员多,涉案价值大,牵扯群众利益广,开庭审理时面对31名辩护人的出庭辩护,这无疑将是一场硬仗!接手案件,李磊也深深地感受到肩上承受的巨大压力。

整整一个月,公诉人员讯问犯罪嫌疑人近20次,形成了体系完整、内容翔实的讯问笔录300多页,至庭审时仅“三纲一书”就100多页。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惊蛰时的德城,天气回暖,春催万物,明丽的朝阳升起。而在德城区人民法院,一场庄严肃穆的庭审正紧张地进行。

果不其然,庭审中,被告人俞某的律师杜某辩称,俞某是消费者,没有引诱他人参加,更不知返利制度,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最令人吃惊的是,黄某、王某等人认为凯安尼是直销活动,更是一种防病治病的高尚行为。

经控辩双方第一轮法庭辩论,法庭归纳双方的主要争议焦点为凯安尼公司经营模式是否系非法传销,被告人是否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各被告人是否是共同犯罪;确定涉案数额的法律依据等。此后,控辩双方针对争议焦点展开辩论。

面对来自北京、济南等地的31名资深律师的轮番攻势,公诉人毫不畏惧,积极应战适时抛出问题,四两拨千斤,见招拆招,从容应对。连续6天的庭审,耗时50多个小时,庭审过程艰苦而激烈。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公诉人在公诉意见和法庭辩论中用充分扎实证据论证了三点:第一,凯安尼公司的经营活动实质上是传销活动。在计酬方式上,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只有层层发展会员才能拿取返利。第二,凯安尼所谓的制度违反直销条例、反传销条例的规定,直销人员的经销对象是终端消费者,严禁消费者再继续发展消费者。第三,被告人黄某等17人在凯安尼传销活动中应当认定为组织者、领导者。几个人均不同程度地通过会议形形式、授课形式传播产品及功效、制度及奖励,参与了传销活动的发起、策划和操纵。最终17名被告人全部被法院一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作出有罪判决。

发现抗点提抗诉终改判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案子终于尘埃落定的时候,德城区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并没有停下脚步。收到法院的判决书后,办案人员凭借着对案件事实、证据了然于胸,对案件定性量刑的精准把握,敏锐的发现法院的判决适用法律错误。除黄某等6人外,其他11名犯罪嫌疑人被判处单处罚金刑,属于捕后被量轻刑类案件。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构成该罪依法应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审法院判决单处罚金不符合法律规定,在适用法律上存在错误。

同时,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起诉书中指控的黄某等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涉及的传销下线人员和获利金额因为属于网站电子数据取证不合法不予认定。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解决争议的关键在于事实,还原事实的关键在于证据。”办案人员调查得知,对该部分电子证据取证过程中,采用合法手段对涉案网站中的网页合法调取并制成打印件,取证程序合法,不应予以排除。

针对上述问题,德城区检察院遂向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2017年5月,经二审11名被告人全部改判为有期徒刑,系德州市抗诉被改判人数最多的案件。

“抗诉阶段的工作实际上是反思、补强的过程,抗诉案件的办理绝不是审查起诉工作的简单重复。”公诉科科长崔吉凤沉思片刻说,“我们代表国家行使公诉权,就要严把证据关、事实关、法律适用关。从接手案件到出庭支持公诉,从讯问犯罪嫌疑人到与辩护律师的质证论辩,再到最后的抗诉,我们保证每一个环节都经过缜密思维,每一份证据都做到熟练掌握、灵活运用。”

至此,德州市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传销案终于落下帷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凯安尼会员告诉笔者,抱着发财梦入会的会员,大多是花钱替上线买了业绩,基本上难收回本金,但同时又都会抱着捞本的心态去继续发展下线。

“传销规则迎合了部分人的贪婪心理,他们企图不劳而获、一夜暴富。”办案人员说,传销之所以屡禁不绝,并不是其骗术如何高明,而是其游戏规则在有着“不劳而获”心理的人面前有吸引力。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随着移动互联网、网络购物、跨境电商等网络概念和营销方式的发展,出现了一些新型传销活动。危害大、隐蔽性强,作案手段五花八门,被害人眼花缭乱,且受害后不自知,甚至煽动亲朋好友加入其中。

“识别传销主要看三个方面,一看加入是否需要认购商品或交纳费用;二看是否需要发展他人成为自己的下线,并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给付报酬;三看是否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报酬。”办案人员分析说。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传销窝里的“蝴蝶梦”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不少人在做着

一夜暴富的“蝴蝶梦”

但“庄周梦蝶”

终是一场空,梦既是梦

    传销窝里的“蝴蝶梦”:https://www.fcx120.cn/xinwenbaodao/3954.html
    反传销:www.fcx120.cn 反传销咨询解救中心_致力于宣传预防并解救劝说传销人员的网站!
    services